a5o2e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ptt-第八十六章 提線的舞臺(2)鑒賞-vgh8p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将发丝放在了掌心之中,对于葛拉贝天使来说,那么仅有这点儿的线索,也已经足够。
很快,这根在现场找到的发丝就自葛拉贝天使的掌心之中飘出——这将会追寻到发丝的主人。
然而,发丝才不过飘出了片刻,竟是在空气之中瞬间自燃……最后,连灰烬也没有残留多少。
葛拉贝天使神色开始逐渐的凝重起来。
这意味着发丝的主人不可追寻……甚至,力量很有可能远比她要强大。
可此时,【自由之都】內,除了那些至高的圣人之外,理论上不应该存在比作为高位天使的她更强大的力量。
这事情远比表面看起来的严重许多。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对于凶手的找寻,作为高位天使的她,至今也毫无进展——这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强大的力量,在这件事情上似乎没有用武之地……限制的地方太多,甚至为了圣少女仪式的顺利完成,她更不能停止这一切。
这事情,恐怕已经不是自己能够轻易解决,此时的葛拉贝天使甚至有些拿不定注意,她不知道应不应该现在就呼唤大天使长大人。
“圣少女仪式关系圣人的复活,不能有任何的差错,我如果在这件事情上有所纰纰漏的话,后果恐怕……”
如此想着,葛拉贝天使就不再犹豫。
她身化作流光,来到了大楼的楼顶处,向着天空缓缓地跪倒了下来,祈祷……呼唤。
很快,太空之上射落了一道光辉,照耀在了葛拉贝天使的身上。
她知道这是大天使长给予的回应。
不敢有任何的迟疑,葛拉贝天使连忙将大会现场发生的事情一一告之……她低着头,诉说了全部之后,她唯有等待。
“看来,是有人不喜欢复活日顺利进行。”
一道柔和的声音在葛拉贝天使的耳边响起,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眼前所见的,赫然是一名粗衣麻布的赤足男子。
高官的甜寵
大天使长,【圣约翰】!
“大人!”葛拉贝天使略带了一丝惊喜,她没想过这位大人能够在这个时候降临。
妳好,土豪!
“愿力的塑造工作很顺利。”粗衣麻布的男子点点头道:“现在是收尾的工作了,少了我也没多少关系。或者说,我现在更应该关注圣少女的仪式。”
“大人,凶杀出现之后,我已经第一时间封锁了整个会场。”葛拉贝天使飞快地说道:“我与朗度商量过,还是让仪式按原定时间开始比较好。只是……不知道凶手此时正躲在什么地方。”
【圣约翰】想了想道:“你以为,凶手为什么要杀死一名圣少女的候补?”
葛拉贝天使道:“恐怕是为了破话仪式的举行……我甚至怀疑,这与自由之城的那位【圣人】的【圣陨】是同一件事情。【圣陨】当日,朗度曾经说过,他遵循了一道可以的光而去,但是追丢了……而这道可以的光背后的家伙,极大可能是导致圣人【圣陨】的始作俑者。”
【圣约翰】却没有说话。
葛拉贝天使不禁忐忑道:“大人,我想得不对?”
君无邪 新台
“对,但也不对。”只见【圣约翰】此时轻轻摇了摇头,神色平静地道:“杀死圣少女候补的人,与【圣陨】的始作俑者是同一个方,我比较认同。但这次的目的,大概是为了让我,或者别的至高注意到这里,从而现身。”
“为了让大人您…现身?”葛拉贝天使微惊动,“什么人,竟敢?”
“不知道。”【圣约翰】摇了摇头,“在塑造自由愿力的时候,我曾察觉到了一股极为隐晦而有充满了憎恨的力量,在圣光国度的边缘地带一闪而过。”
“充满了憎恨的力量…这怎么会?”葛拉贝天使不可思议地张了张口:“圣光国度所有的人类,都是从下面子世界接引升天的纯洁信徒的转世……他们从根源上,就已经是奉献出信仰之人,何来的憎恨?”
“那只能说明是根源上出了问题。”【圣约翰】若有所指。
葛拉贝天使皱了皱眉头,“大人,属下疑惑。”
【圣约翰】却忽然说道:“你如果不疑惑的话,我想我需要怀疑你了。”
葛拉贝天使瞬间大惊,正要说些什么,但【圣约翰】却冷不丁地摆了摆手,“带我去录影大厅吧,让我也来见证新的圣少女的诞生。”
末世大皇帝 逆天的小臣
“大人,您要观看仪式?”葛拉贝天使顿时愕然。
【圣约翰】却淡然道:“在天上看也是,在地上看也是看,为什么就不能在现场看……反正都是一样,不是吗。”
理是这个理,只是葛拉贝天使却总感觉似乎什么地方不妥,可她却无法说明——但大天使长的吩咐不得犹豫。
于是,葛拉贝天使直接点点头,“大人,请跟我来。”
【圣约翰】往前走了一步。
第一步,他的容貌发现了一些变化,从神圣的变成了平凡的。
仙緣之玉蘭傳
第二步,他换上了一件很普通的衣服,并且穿上了鞋子。
第三步,他已经变成了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大龄青年的模样。
某美漫的特工 米一克
……
……
“不能再快一些吗?”
车上,阿萨谢斯先生略显烦躁地催促着出租车的司机……他正在赶回公馆的路上——路上,他使徒打通克丽丽的电话。
然而至今为止,他都未能联系上克丽丽。
“你也看到了,都堵住了,我也没有办法啊。”司机无奈地说道:“这会儿到处都是堵车的。”
“我在这里下车吧!”阿萨谢斯先生直接扔了一张紫色的水晶卡在车上,推门下车。
可这个时候电话却响了起来,阿萨谢斯先生连忙提起一看……但打电话来的人,并不是克丽丽。
“赛莉恩?怎么会这个时候找我?”阿萨谢斯先生不禁皱了皱眉头。
“先生,你有让你们公馆的那位克丽丽小姐也来参加圣少女仪式吗?”
电话那头,赛莉恩沉默了片刻之后,冷不丁地问道。
阿萨谢斯下意识道:“克丽丽参加圣少女仪式?这怎么可能……等等,你在什么地方?”
“我…我现在在仪式的会场。”
阿萨谢斯先生怔了怔,旋即点点头,他没问原因是什么,只是飞快地说了一句,“赛莉恩,很高兴你愿意再一次登上这个舞台。但我不得不告诉你的是,请你马上远离这个舞台……我并不是想要阻止你成为圣少女,但至少这一次的仪式,希望你能离开。”
“阿萨谢斯先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东西?”赛莉恩修女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担忧,“这里,刚刚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死的人还是华莹……杜兰德城主的侄女。”
“什么——!”
尖叫似的声音响起。
四周的人纷纷看向了阿萨谢斯先生,他之后连忙低着头,捂住电话,闪身到了街道的一旁,“赛莉恩,你再说一次,会场怎么了?”
“先生,我没办法和你通话太长的时间,你听我说。”赛莉恩飞快地说道:“我是躲起来给你打的电话的,现在这里监视得很严密,大家都在担惊受怕和猜忌!而且,我真的看到克丽丽小姐在这里了,虽然好几次我只是远远地见过你家公馆的女佣,并未正式见过面,但你是知道的,我的记性很好……所以,她真的是在这里!好了,我只能说到这里了,外边好像有人……我得出去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赛莉恩的声音已经渐渐变小。
阿萨谢斯此时的声音却越来越大:“赛莉恩,听我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马上离开会场,这次的大会,没有你们想像之中的简……赛莉恩,赛莉恩?!”
看着已经断掉的通讯,阿萨谢斯先生气急地想要将电话摔在地上——但是因为穷,他最终没做得出来。
“赛莉恩在会场,克丽丽也在会场……杜兰德的侄女还死了?”阿萨谢斯先生最终一拳头砸在了巷子里的墙壁上,“还有那位大总统的阴谋,加尔文老师做的事情……这都什么跟什么?我就晕了几个小时而已……怎么全部都让我在这个年纪才碰上啊,这算什么吗?迟来的主角待遇吗!还是超级废柴又虐主的那种!该死的!”
一咬牙,阿萨谢斯扭头就跑向了外边的街道,朝着大会的现场一路跑去。
怎么样活着
……
“里面的人,我再说一次,请马上出来!”
听着外边沉重的声音,更衣室內,赛莉恩修女神色紧张地紧握着电话……她此时一咬牙,将电话给直接踩在了脚掌之下,随后飞快地将衣服脱去,只剩下内衣裤的样子。
“开门!”
赛莉恩修女此时用衣服稍稍挡在身前,将门打开,只见外边此时正站着几名的少女。
赛莉恩修女皱了皱眉头:“外边的更衣室那么多,你们有病?”
门外的几名少女此时飞快地打量了一眼之后,其中一名却道:“我观察你很久了,换个衣服要这么久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华莹学姐的死,难道和你有关系?”
赛莉恩修女顿时冷笑道:“我有秘密,现在也被你们看光了!你们害怕,你们紧张,你们甚至变成惊弓之鸟,抱团在一起互相猜忌,那都是你们的事情,但别没事就到我这里来找茬,再怎么说……我也是你们的学姐!上一届的第五名的圣少女候补,没别的事情,都不要来烦我!”
“你!”
赛莉恩修女那里畏惧这种后台之间的斗争,而且对象还是这群新入学没有被社会按在地上摩擦过的后辈?
只见她冷笑了声,“与其将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之上,还是好好去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吧,不要等正式登台了,歌词忘了,舞忘记怎么跳了……就连怎么去取悦那些评委的手段,也忘记了!”
说着,赛莉恩修女直接将门砰一声地关上,不再理会。
“神气什么……上一届的又怎样,还不是一样落选了,这次才回来和我们争?!”
少女们悻悻地说了几句,但似乎感觉待不住了,便才作罢离开。
赛莉恩修女马上又开门走了出来……这几个少女,并不是第一批——事实上,从大会官方宣布取消彩排,等待时间到了直接开始之后,后台的圣少女候补们,就已经乱了。
学院委派来的导师,根本控制不住场面。
阿萨谢斯先生说这里很危险……其实不用他说,赛莉恩也知道留在这里肯定有危险的,凶杀恐怕还混迹在会场之中。
但现在……会场也封锁了,想要离开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或许,可以找校园长谈谈?”
赛莉恩修女暗自想到,可此时别说找人,她们什么连后台都禁止离开……通道的前后,都有大会现场的人在看守,根本不会放行。
“嗯……克丽丽小姐?”
一道身影,冷不丁地丛赛莉恩修女的前方走过,看似并没有注意到走廊有人似的,很快就已经走过。
赛莉恩修女连忙跟了上去,然而追至转角地方的时候,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分明看到了那人就是阿萨谢斯先生家的小女佣,不会看错的才对!
“她看起,好像有些…古怪。”
暗自想着,一道黑影冷不丁地出现在了赛莉恩修女的身后,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伸手勒住了她的身体,并且捂住了她的口鼻。
赛莉恩修女惊恐地挣扎了起来,然而很快便被人拖入了一间暗黑的房间之中。
……
……
【蔷薇公馆】
数以百计的光环,在女仆小姐的身边盘旋。
她双手不断地扭动着这些飘飞的光环,而目光由始至终都只是盯住了那本几乎烧毁了的天命日志:法希的天命日志残留。
“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女仆小姐双手忽然停了下来,她没有继续去转动光环,反而是将天命日志拿了起来,沉吟着什么。
旁边立着了一个巨大的时钟——从入房开始,女仆小姐就给自己定了时间。
听着摆钟摆动的声音,女仆小姐的眉头渐渐松开,她回头看了眼时钟上的时间,似想到了什么般,便放下了手头上的东西,第一次走出了房间。
【蔷薇公馆】此时空荡得几乎没有声音。
女仆小姐随意地打量了四周一眼,便走向了走廊的尽头……尽头处的房间之中,正有一名少女躺在了床上。
【栋雷米村】的少女,让娜。
床前,女仆小姐打量着少女的脸颊,好一会儿,才轻声道:“常规的手段很难在一天之内找到问题的根源,只能尝试一些不常规的手段了吧。”
如此说着,女仆小姐便伸出手指。
她手指似乎迟疑了瞬间,但最终还是快速地在少女让娜的额头上轻点了一下。
“你,也去登上那个舞台吧……作为我。”
床上的少女,开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
如果南小姐在这里的话,大概会瞪大眼睛,然后一脸的崇拜,接着叹为观止地道:好家伙,不愧是压得自己死死的女人,居然连自己也能够利用,真是个可怕的家伙……之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