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笔趣-第一百一十七章 報應不爽推薦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奶娘好半天才由地上挣扎着爬起来,将上官瑞小脸上的奶渍擦拭干净,掩好了包被,这才提心吊胆的走向高观台。
上官清澈掀开包被,上官瑞正睡的死死的,神态并无不妥,他随口问了奶娘几句,奶娘应付自如,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处。
高观台风有些尖锐,上官清澈便想示意奶娘万氏先下去,在旁边一直默然不语的韩暖之插话问道:“瑞儿是何时睡得?”
万氏刚平复下的心,陡然又提了起来,她小心的应对着:“回夫人,睡了有一会了,不然奴婢将小少爷喊醒?”随后她自言自语道:“怕强行将小少爷喊醒,他没睡够又会哭闹不休!”
“罢了”上官清澈挥挥手“下去吧,好好照顾瑞儿!”
奶娘忙借机施了一礼,退了出来。
“相公…这”韩暖之眼神中浸满了不安。
上官清澈看向她,略一沉思说道“瑞儿太小,或许再长大一些,便会活泼起来的,你若还不放心,我派人到府外寻个老郎中来看看如何?”
韩暖之点点头,目光紧紧的跟随着奶娘的背影下了楼,然后消失在枝叶繁茂的林间。
不过,这次她多了个心眼,让贴身丫鬟小翠去奶娘万氏家周边打听一下,她记得这个万氏当时是侧室蓝舒引荐的。
这边小翠还没打听出结果,那边奶娘急急的跑来禀报,上官瑞突然口吐白沫,抽搐不止。
上官清澈这才意识到,事情确实有些非同寻常,忙派人去请府外的老郎中过来,他急匆匆的走到舒兰轩,韩暖之正手足无措,直掉眼泪。
府外的老郎中来的极快,在一番诊断之后,疑惑的问道:“小公子是否是受了极度惊吓?”
韩暖之狠厉的扫向奶娘万氏,奶娘脸色骤变,她哆嗦了一下,强自镇定的说道:“大概,大概是前几日下雨时,打雷受了惊吓!”
老郎中摇摇头,颇不认同这番言论,他轻轻摸了摸上官瑞的卤门,道:“小公子,卤门隆起,又高热,抽搐,普通的雷电惊吓,不至于会这般…”
“我的瑞儿到底是怎么了?”韩暖之抱着上官瑞的包被,哭的撕心裂肺。
上官清澈也是急得出了一身汗,韩暖之抱着包被呜呜咽咽的哭着,蓦地,她停了下来,有些茫然的看着手里的那床柔软的小被子。
“暖之,没事的,郎中已经去开药方了!”上官清澈安慰道。
韩暖之死死的盯着那床被子,眼神狠辣犀利,她被自己心中那个惊悚的念头吓得惊颤起来。
“怎么了?”上官清澈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俯身关切的问道。
“瑞儿之事,可能是有人蓄意谋害!”她咬牙切齿的说。
一旁的奶娘听罢,心猛的提了起来,恭顺的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喘,恨不能找地缝钻进去。
韩暖之阴沉着脸将手里的被子递给了上官清澈,森冷的说道:“相公,这上面的香粉味很熟悉呢!”
上官清澈接过被子,凑到鼻端,神情“倏”的一变,一张脸刹那间变得狠戾可怖,“木犀香!”整个相府,只有一人用此香。
他怒吼道:“来人。将蓝舒这个贱人拖来!”
韩暖之横了奶娘一眼,“奶娘,该说实话了吧!”她语气里犹如淬足了冰霜,伤她可以,但用如此恶毒下作来算计她尚在襁褓中的孩子,绝不能原谅。
奶娘吓得面无人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吓得汗流浃背,吭吭唧唧的说道:“全是蓝夫人干的,是她抱了小公子拼命的摇晃,说是,说是,无痕亦,亦无伤…”
“小姐!”小翠由外面走进来,她看向奶娘万氏,啐了一口唾沫,满脸的鄙夷不屑。
小翠走到韩暖之跟前,将万氏儿子吸食五石散成瘾一事说了一遍。
万氏听进耳中,知道罪责难逃,惊恐之下,头开始嗡嗡作响,凄厉的惨叫一声,昏死了过去。
此时,相府的家丁将蓝舒已拖到了门口,蓝舒扫了眼屋内,看到了昏死于地的万氏,
总裁令:女人哪里逃
她脸色惨白,腿脚软绵绵的没了气力。
上官清澈眼眸里透着浓重的杀意,他一步上前猛的抓住蓝舒的发髻,胸腔里是即将喷薄而出的怒火:“是不是你干的?”。
他仍有些许质疑,印象里的蓝舒温文可人,声音轻柔如水,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卑鄙龌龊的事!
总裁后宫三千人
“公子凭什么认定就是妾身干的?”蓝舒仰着脸,有恃无恐的反问道。
“凭什么?”上官清澈怒斥着,将手里的包被“唰”的一声砸到了蓝舒头上,“这上面的木犀香香粉味,除了你还会有别人吗?刚才奶娘全部招认了!”
蓝舒的发髻仍被上官清澈揪着,她怎么也挣脱不开,从未想过,温润如玉的上官清澈也会暴戾成这般。
她眼中噙着泪,突然间发狠歇斯底里的嘶吼起来:“对,是妾身做的,妾身就是看着这孩子碍眼,妾身不想弄死他,只想,想让他别那么机灵,痴傻一些罢了!”说罢,她幽幽的笑着,目光呆滞,如同疯魔了一般。
上官清澈闻言更加暴怒,抬起一脚,踹向蓝舒胸口,蓝舒凄厉的尖叫一声,滚到了门边猛的咳出了一大口鲜血,惨嚎起来。
她伏在地上,勉强撑起着头,咧嘴一笑,牙齿上染满了血迹,眼中溢满了绝望的光。
韩暖之恨得牙痒,走上前去,愤恨的咒骂道“如此毒如蛇蝎,你怎么不去死?”此刻,将蓝舒挫骨扬灰的心都有,她扬起手,毫不留情的连扇了她几个耳光。
“哈,哈哈哈,”蓝舒面颊瞬间高高肿起,嘴角滴着血,她嘶哑的嚎叫起来:“我是不会让你猖狂的,绝不会…!
“拖下去,杖毙!”上官清澈阴冷的说。
家丁几步上前,拖着蓝舒向外走,“不,不要公子,一日夫妻百日恩,蓝舒是一时蒙了心,求公子饶恕妾身吧!”
说着,蓝舒猛的扑过来,死死的抱住上官清澈的右腿不撒手。
上官清澈见状,露出一抹嗜血来,想也不想抬起左脚,踩在蓝舒的胳膊上,猛的用力,只听“咔嚓”脆响,硬生生将她的胳膊踩断了,蓝舒闷哼一声,昏死了过去。
家丁这才上前掰开她的手,将其拖了出去。
老郎中拿着写好的药方走了过来,“小公子卤门尚未闭合,便糟此摧残,剧烈晃动之下极易造成内出血,先试试这两剂药,再,做打算吧!”
韩暖之的心如同刀割般疼痛难忍,她愧疚不已,若是能早些警醒,她那可怜的瑞儿,也不至被歹人钻了空子而残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