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天行緣記笔趣-第兩千一百三十一章 審問 二相伴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将慈悲老人制住之后四人落下云头在一座孤峰上找了处空隙之处开始就地审问起来。按照原本的计划将幽冥大帝狞狂的分身制住后还是不能直接将其灭杀。
大雷光禅寺的慧生大师嘱咐要将其带回宗门关押进赎罪之地去其魔性。易天等人对此自然是不敢有任何违背的意思,不过那些该问的事还是要先打探清楚才行。
看慈悲老人的模样就知道不是按照幽冥大帝狞狂本尊的样子祭炼的分身,通常这般模样的分身都是拿来作为工具打手之用的。
听到自己一言道出其出身后慈悲老人却是没来由的夸赞了一句,只是易天心中知晓这般法门正是自己从风灵子师祖留下的玉简内曾经见到的罗天仙宫分身秘术内的一种。
通常施法之人不愿意自己动手所以才会培育类似血肉傀儡的分身。需要取自身血肉至于生灵体内培育。道道融合后将生灵神智抹除再将一缕神念寄存后便可炼制出一具分身来。
但这般祭炼出来的分身也有不少弊端虽然是抹去原有生灵的神智,可分魂寄存久了也会产生异变。久而久之便可能会想脱离本体的控制从而演变成一个独立的个体。
所以这样子的分身祭炼方式在罗天仙宫内也算是一种禁术,一般只要是稍稍正常点的真仙都不会修炼此术。而且这般分身秘术施展起来还有诸多限制,最麻烦的就是需要找一具和自身实力相当的血肉之躯为引才行。
转眼打量了下慈悲老人,易天也是对狞狂的手笔赞叹不已。这慈悲老人明显是将血肉融合在了奎牛后培育而成的。估计当时狞狂也没有找到活的奎牛只是将就将血肉附着于奎牛枯骨之上,所以培育出来的分身实力自然是大不如预料之中那般强悍了。
嘴角微微一扬易天却是笑着问道:“既然你说没见过狞狂的本尊,那碧落妖姬或是幽冥童子应该见过吧?”
“碧落妖姬我是不知道,但幽冥童子一定知道,”慈悲老人面露怨恨之色道:“其实很多时候都是由幽冥童子待狞狂发号施令的,至于碧落妖姬明面上是在幽冥界的统治者实际上她早就有了异心,只是在幽冥童子的压制之下不敢表露出来罢了。”
此言一出易天面不改色心中却是有点暗暗吃惊。没想到碧落妖姬身为狞狂的第二具分身竟然会出现背叛的念头。不消多说她这具分身炼制的情形和眼前的慈悲老人应该相似才是。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顿了下易天才说道:“你为何有此一言,莫不是发现了什么碧落妖姬的隐私事?”
“碧落妖姬虽代狞狂治理幽冥界,可她和我一样都是用秘术炼制的分身罢了,”慈悲老人说道:“而且她那被融合的本体原来就是狞狂的一个道侣,我料想她的神智虽被抹除却在结合狞狂的神魂后出现了异变所以才会有了二心。”
如果幽冥界中真如慈悲老人所说的那般狞狂自顾不暇的话,那将来自己对付起他来也是可以借力打力省去了不少麻烦事。
转眼打量了下四周的三人,易天从他们的眼中也看到了震惊之色。随后转过头来继续问道:“难道说碧落妖姬和你说过她的想法?”
“那倒是未必,都是我猜测的,”慈悲老人如是说道:“不过通产我猜测的都是有七八分把握,再配合上碧落妖姬在幽冥界内的表兄来看至少有九成把握可以确定她是在等待机会罢了。”
说完慈悲老人抬起头来盯着易天打量了会又道:“我估计碧落妖姬的机会很快就会到了。”
“此时倒是不劳你操心了,”易天沉声问道:“关于那幽冥童子你对他了解多少呢?”
“此人神出鬼没,而且也只有他知道狞狂本尊的确切位置所在,”慈悲老人回道。
“你多久可以见他一次?”
“这说不准,有时候几百年才一次,有时候则是间隔上几个月,”慈悲老人说道:“通常都是幽冥童子前来为狞狂传话的。”
“你可曾见过他出手么?”易天问道:“他用的是什么招数?”
“仅仅一次而已,施展的是幽冥鬼火,”慈悲老人说道。
“这倒是和宛刚给的消息能够对的上号,”易天心中稍安随即思量起来。如果是狞狂的四具分身之中以幽冥童子最强,那必定是以常规的方式炼制才是。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保留其本尊的实力,而且狞狂的本尊也必定是修炼的幽冥鬼火等招数。通常如幽冥童子这般的分身实力强悍又是最为贴心的决计不会反叛。
自己料想狞狂的神魂分列也是有限度的,祭炼出四具分身神魂消耗何其之大。所以狞狂也会有的放矢将主要的分魂寄存于幽冥童子身上依靠他来发号施令。而具体的执行人却是碧落妖姬和眼前的慈悲老人,他们一个在明一个在暗相辅相成倒是可以妥善的处理幽冥界内的事。
如果狞狂身为大乘期修士还是如此神神秘秘的必定有不为人知的隐情,对此易天也是深信不疑。如果要对付他,这方面倒是可以利用起来的。
随后又问道:“你可有幽冥童子的联系方式吗?”
天狗十月 橘子奥润知
慈悲老人摇摇头回道:“通常都是他来联系我的,我根本无法掌握到他的行踪。”
听罢易天心中再追问下去也是枉然,既然狞狂有心将及具分身区别对待,那面前的慈悲老人应该是最不受待见的一个。但是与之交谈后可以了解到幽冥界中现如今的情形,以狞狂本尊很少插手此界的事物。一般都是由碧落妖姬分身代为掌管的。而这个碧落妖姬看起来应该是下一个突破口,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狞狂的本体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不得不躲入幽冥界深处。
而以碧落妖姬的实力无法撼动黄泉守卫的实力所以才会在幽冥界中出现了暂时的平衡状态。
至于那个幽冥童子神出鬼没也无法追索到其行踪,但如果想要找到狞狂的本体必须从他这边着手才行。
随即转而对着普颠道:“行了,大致上我了解的差不多了,师兄可以押解他会大雷光禅寺了。”
普颠听罢点了点头伸出手来飞快的结起印法,随后将慈悲老人身上的点点万字佛印祭起后带着他的人径直朝着大雷光禅寺的方向飞去。
易天急忙问道:“师兄难道不去皖沙城了么?”
普颠在空中稳住身形随后回道:“有戒定师弟出手自然也没我什么事了,而且引领智兴的灵童入道也是拜在他的门下,想必他会对灵童的心性做一番考验吧。估计这会应该带着灵童启程了徒步走到大雷光禅寺才能显出志诚佛心。”
原来是这么回事,易天闻言也是会意随即拱手一礼直接送走了普颠。转而目光扫向站在一边的邑顺身上,只见他此时恢复人形状态,只是身上却是穿着件红色袈裟,一身佛宗弟子打扮。见到自己的目光后邑顺则是先稽首道:“多年不见易道友果然实力惊人已经修炼到如斯地步了,恐怕距离那一关也不远也。”
易天急忙回礼道:“今次打扰了邑顺道友的清修真是罪过,道友自打进入佛宗之后也是实力进展神速,此时估计已经迈入中期境界稳固的状态了吧。”
“易道友慧眼如炬,自从我入的大雷光禅寺后便被方丈主持一真大师封为护宗长老,这些年来的清修也是将心头戾气磨去不少,”邑顺笑道。
“那大雷光禅寺之中的化龙池想必颇具功效吧,我察觉到邑顺道友你如今身上全无半点妖气想必定是那池水的功劳,”易天试问道。
微微点了点头邑顺则是叹了句道:“以前只以为依靠血脉之力才能让修为快速提升,却是忽略了修炼的本意。如今的慧生师傅的提点我已经明悟修行的真谛,将佛宗之力融入自身后反而可以免去多年来血脉之力的困惑。”
“恭喜邑顺道友终于能够觅得蹊径,我料想千年之后你的修为必定可以提升至后期境界,相比之下单以妖族传统的方式修炼起来要强上不少了,”易天唏嘘道。
“谢易道友吉言,”邑顺说罢又是一礼道:“今次出山已经功德圆满,我这便速速要赶回宗门去,他人有缘我们相聚在畅聊吧。”
说完也是转身同熊二宝行了一礼,随即施展身法飞上空中朝着普颠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易天见罢知他心入佛门自然是不会再留恋人世间的七情六欲,随后拱手一礼道别了去。至于熊二宝则是面露不满之色道:“这就走了,我们好不容易才相聚就聊了这几句。还有易小子你说邑顺的实力提升飞快与我比起来孰胜孰劣呢?”
暮 成 雪
知他有心和邑顺比较,易天则是苦笑道:“当然是二宝你略强一筹了。”
陳 二 狗 的 妖孽 人生
“我是说千年之后呢?”熊二宝确实不满道。
“不消千年三百年后他的修为就可以预计持平,五百年后可以胜你一筹,千年之后自然可以力压你了,”易天解释道。
虽然这话说起来熊二宝可能会觉得不中听,可易天自知自己的缺点就是说实话。
十息后熊二宝憋着的脸色却是突然放松了下来,随后开怀大笑道:“你说的不错,我也能够隐隐察觉到,只是借你的嘴道出更有说服力。”
“哦,那不知你对此有何看法呢?”易天笑道。
“妖族只有妖族的一套修炼体系,邑顺当年时逢大难被我们救了,能够拜入大雷光禅寺也是他的造化,对此我是打心底里为他高兴,”熊二宝咧开大嘴说道。
“妖族本就有争胜之心,我见你应该是常去九仙山拜会赤髯灵猿前辈,所以现如今心境也提升了不少,”易天试问道。
“连这点都被你看出来了,”熊二宝大大咧咧的回道:“赤髯前辈说过,妖界的事物只有妖族的后辈来承担,如果遇上什么麻烦事也可请灵界或是佛灵界的修士前来相助一番。”
“确实如此,以赤髯前辈的实力是迟早要修至大乘期圆满飞升仙界的,”易天唏嘘道:“我看这会他已经是在为将来做打算了,而你恰巧是九仙山与灵界和佛灵界最佳的联络人选,今后可能很多妖族的事物都会托付于你去办的。”
熊二宝听罢则是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这些事可能都是上天赋予我的责任吧,正如我大哥所说将来食铁兽族迟早是要托付给我的,而妖界势力未来必定会有极大的变化,所以要我多方联络与之交善为将来做打算。”
“此事你大可放心,”易天笑道:“目前以你的人脉自可安枕无忧了。”
“有句话不知我该不该问?”熊二宝没来由的说道。
“以你我之间过命的交情有什么话不可以拿上台面说的,”易天却是淡淡的回道。
“你筹划已久要对付狞狂,可他身在幽冥界内,将来你必定会涉身险地,”熊二宝说道。
“难得二宝你还会关心起我的安危来,我心领了,”易天面色一肃道:“但是对付狞狂是我必须要去做的事,当年黄泉守卫二长老狞瑞霖舍身救我之时就已经注定了我必须为他去了这件身后事,就像是你刚才嘴里所说可能这就是天意吧,人力岂能轻易改变。”
“我知道你是心中有愧,所以才会不得不如此,”熊二宝也是正色道:“虽然以我现在的身份不能轻易进入幽冥界中,但只要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代表妖族都会一力应承下来。”
易天闻言却是心头一暖,随后盯着熊二宝打量了下才道:“说起来我正好有事想要找你帮手。或许只能够通过妖族的途径去着手办,说起来蛮角族宛刚和宛中流等人虽然和我利益相关但在关键时刻我还是更愿意相信你和妖族的朋友。”
熊二宝咧开嘴伸手拍拍胸脯笑道:“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能够帮得上忙一定给你搞得妥妥当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