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洪荒之聖道煌煌 愛下-第四百五十九章 再找個道祖,給伏羲添堵熱推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杀东华?”
“还有红云?”
帝俊眸光幽幽,“苍龙,你……也真敢说。”
“红云也就罢了。”
天皇负手而立,“他昔日争取圣位失败,这些年又被你依靠着巫族大势,彻底收回了水道权柄,只剩云道,难以纵横。”
“水道,才是云道生产力的根基……红云根基不稳,道途就失了大半。”
“侥幸他有急智,从云之道上升华演变,开辟出了‘云修行’、‘云系统’,蹭一蹭小韭菜们的羊毛,集弱成强。”
“可惜啊。”
“这个时代,主流的经济体就巫妖两个……云修行这种偏向乱中牟利的法门,难以伸展开。”
“想资产转移,都玩不了太多的花样。”
帝俊轻描淡写间指点江山,一尊顶尖的大神通者在他口中不过尔尔。
“要是群雄争霸,红云或许还能有一番作为,这家不行,便把资产转移到下家去……云道无形无相,变动不居——资本无国界!”
云,是没有束缚的。
随风而动,跨越千山万水。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四百五十九章 再找個道祖,給伏羲添堵鑒賞
使用得当,它能带去温柔,和风细雨,浇灌幼苗,风调雨顺,自有丰收。
若是失控……或疯狂堆积于一处,致有倾盆大雨,洪涝成灾,冲垮堤坝,淹没良田,摧毁市场,崩坏物价,通胀无穷;或疯狂外逃,万里无云,使有大日暴晒,干涸成灾,良田荒芜,最终崩毁成沙尘。
这就是云!
而红云,便是“云”这一条道路的开山鼻祖!
观其道,而知其人。
这位大神通者,在许多先天神圣的评价认知里,可绝不是什么善茬、好人!
当然,对于普罗大众……那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则是因为,云道在另外一个领域上的延伸——
人云亦云!
操控信息,红云也能有一手。
只不过相对于资本、资产,这里换成了流量和舆论。
流量汇聚,寻常人物也能给炒作成全民偶像;一朝毁誉,亦能让圣人变作虚伪恶徒,众口铄金,无疾而终。
当红云在这个领域中投入些许心力,给自己包装一下,成为一个十世大善人,实在是太简单。
在洪荒的世界里,任何一位顶尖的大神通者,从来就没有易于之辈。
不过!
纵使是这般非凡的红云,也没有被此刻的帝俊放在眼里。
苍龙亦如是。
也因此,苍龙主杀东华,红云么……就是个附带品,算作赠品、添头。
只因为——大一统!大天庭!
在极度集中的大集体组织面前,什么资本、流量、舆论……都别想成气候!
说封杀你,就封杀你!
关键只在于,掌管组织的领袖,愿不愿意伸手去镇压。
“杀红云,不难。”
“时代束缚,以他的基本盘,没法踏入太易至境。”
“尽管他不逊色一般的妖帅,理论上哪怕我辈太易之修,也难以轻易镇压他,会被他拼死调动道路反击,造成遗祸无穷。”
“可……道路克制!”
帝俊伸手,揉了揉眉心,“纵使云修行摊子铺的大,但只需我一条条指令锁链压下去,它的估值就会暴跌,无数资产蒸发,声势大减。”
“枝干自枯,羽翼自散。”
“待到其声势大衰,其锐大挫,我们下手,不用顾忌什么,杀他一时半刻的事。”
“唯一需要在意的,也只是镇元子那边,他和红云之间的牵扯——云修行搭配地仙系统,大平台与小个体户搭档……他们互为帮手,是战略合作伙伴,彼此互补,生命力顽强。”
“不过,到时候真要下手,我们也自会使镇元子无力他顾,难以驰援。”
帝俊轻易间决定着一位大神通者未来的生与死,而后话锋一转,“可是,东华不同!”
“他主持变法,眼下掌握着人道的一部分大势洪流!”
“更是功参造化,曾经取用了苍龙你的思想学派,自成一家,在上一届的天庭中担任顶层职位,贯彻至今,俯仰诸天,震慑诸神,证了太易之道!”
“大势难消,力量自有……我们如何动他!”
天皇叹息,“更关键是,眼下苍龙道友你的情报——他还是白帝啊!”
说到“白帝”二字时,帝俊面色有那么几分的微妙与古怪,但却掩饰的很好,自然而然的说了下去,“白帝身份,注定了他有人族方面的支援,可不是红云这家伙,自己嗝屁了,了不起是镇元子为他喊冤。”
“彼时,巫族方面会出动的,力保东华不死!”
天皇饶有兴趣的注视龙祖,“苍,你说……我们如何顶着巫族方面的火力,强杀一位太易大罗?”
“所以了。”
“尽管,我非常非常愿意与你合作……但是这具体的实施吧,我觉得,大家有必要冷静下来,慢慢的商谈讨论。”
苍龙沉默。
半晌后,他轻笑着,“那如果我说——我能出力,让巫族坐视其身死败亡,甚至还会把他往坑里推一把呢?”
“哦?”帝俊挑眉,“这或许有几分成算……但,你行吗?”
“我当然行!”苍龙冷笑,“好歹,我也是曾经整个龙族阵营的最高领袖!”
“相比凤凰那种惫懒货色,心那么大,自己做个吉祥物,半数以上大权放手给伏羲这种阴险家伙主持……我龙族正好相反!”
“昔年,我主持兵戈征伐,大权在握,号令四海!”
“除了一个女娲,靠机缘运气,拿着乾坤鼎,掌管后勤,得以凝聚人心……剩下的,谁不得给我面子,听我号令?”
“我活着的时候,红云这样的野心人物,动都不敢动!”
龙祖说着自己的光辉往事,脸上都有光彩,不过随后就萎了,“可惜,再强大的堡垒,也会被从内部攻破……东华这二五仔,硬是把我给坑死了。”
“但是……”苍龙磨着牙,发着狠,“他以为,仇恨他的,只有我一个吗?”
“多了去了!”
“当年,他是龙庭的首席智囊,地位不敢说与对面的伏羲齐平,但好歹跟白泽这收费改史的家伙能有一拼。”
“多少神圣,爱戴他!尊敬他!相信他!”
“可最后,他反手一击背刺,顶着走火入魔的旗号,杀戮最多的,也是这些神圣啊!”
“曾经,有多少神圣尊崇他,信任他……当理想破灭,人设崩塌。”
“也就有多少神圣,恨他恨的入骨!”
“甚至连女娲的麾下,对他有这样复杂情感的,都有不少——哪怕他们许多没有死在当初的魔劫中,不是被屠戮的那批人……嗯?”苍龙说着,突然眉头一挑,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忽的闭嘴了,皱着眉头,思量阵亡名单。
思量着,龙祖感觉发现了什么盲点。
“苍,你怎么了?”帝俊关切的询问道。
“呵,没怎么,只是想到一些很有趣的事情……”苍龙勉强平静的开口,“昔日罗睺作乱,屠戮诸神……龙庭遭遇大劫不假,可女娲的班底是一个都没死。”
“唔,也不对……她的手下还是死了些的。”
“不过现在想想,这些死的,要么是忠诚不够,要么本身就是被别人安插过去的卧底。”
“妙!太妙了!”
苍龙长叹一声,而后嘿嘿冷笑,笑声让人感到头皮发麻,“女娲自己,有这份本事吗?”
“我看她是没有的……搞不好哪天她就看走了眼,自己浪翻了船。”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
“是她运气无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幸运光环罩住了自己的手下?”
“还是背后有人主持策划,将她的班底摸的一清二楚,比她本人都明白?”
“我觉得,这绝对是一个值得深入思索、追查彻底的事情。”
“是一个当年所有押注在龙庭,最后险些倾家荡产、血本无归的神圣,所应该探查到水落石出的问题!”
苍龙咬牙,恨声道。
“这很危险。”帝俊悠悠道,“如果女娲自己都做不到这种事,那么最大的嫌疑人便被彻底锁定了。”
“除了陪伴女娲从弱小到强大,一直不离不弃的那一位,还有谁能对女娲这么关心,帮她清洗梳理麾下势力?”
“而且整个洪荒,也就那么几个人,能做到如此干净精准的地步。”
“你纵然查到了、证明了这是真的,又如何?”
“盘古开天,屠戮诸神,这是踩着累累尸骨,证明自己的强大!”
帝俊微笑,“哪怕人家现在退休了,被人道牵制了盘古道果,难以发挥全力。”
“可他提拔自己的一个化身,也能混个太易成就,轻轻松松当个棋手。”
“不像盘古那样,张嘴就令众神臣服,但也没人敢把他当个屁。”
“苍龙,你不要太莽撞,要悠着点。”
“伏羲这家伙策划的水坑,往往不是一般的深。”
帝俊眨眨眼,真心实意、好心好意的提醒,意味深长,“他是洪荒第一的易道大宗师,是唯一的天机传说。”
优美都市小说 洪荒之聖道煌煌 愛下-第四百五十九章 再找個道祖,給伏羲添堵相伴
“动辄眺望无数时光后的大势,参详人心天意,布局太深太远了。”
“搞不好。”
“你认真找的一个密谋对象,其实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与伏羲签订了协议!”
“慎之又慎!慎之又慎!”
“绝不能贸然行动……否则一个不好,会被坑的很惨很惨,满脸是血。”
天皇唏嘘。
越是老阴逼,越能知道某些人的危险。
“我清楚伏羲的危险,不过我觉得没那么夸张……”苍龙不以为然,“而且我从不莽撞,都是三思而后行,寻找有共同利益的队友,争取达成一致共识。”
“就这,他还能料中、提前收买不成?”
龙祖淡笑,“再说了,我现在也不是要对付他……只是打断东华这个很可能是他的刀的存在罢了。”
“等我回去,就跟一些大巫回忆往事,勾起曾经深埋的怨恨。”
“是谁,让他们血洒天地、不甘而亡?又是谁,让他们倾家荡产、血本无归?”
“唔……”苍龙话音顿了顿,随后轻快的笑了,“我觉得,女娲的麾下,其实也能发动发动。”
“毕竟当年娲皇地产大破产,女娲自己都得上天台,靠喝西北风度日。”
“她的那些小弟马仔,有谁能好过?”
“全都去吃土,负债累累,债务清偿就白干了上亿年!”
“他们对伏羲不敢恨。”
“小小的转移一下仇恨,给东华挖点坑……难吗?”
龙祖咧着嘴,杀气满满,“算下来,这就是一股大势了。”
“到时候,你天庭围杀东华,巫族支援?想都别想!”
“大巫消极罢工,祖巫里面……有些神当年是支持龙族、最后被东华坑的血本无归!”
“如此!”
“东华岂有不死之理!”
苍龙的话音铿锵有力,为一代帝君的未来画上了终止符!
机关算尽,我要你命!
“好!”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帝俊高喝一声,用力鼓掌,满是赞许,就是那眼神有点微妙的同情,一闪而逝。
“龙祖足智多谋,实乃英杰矣!”
“不过,我还有一点忧虑之处,望道友指教。”
帝俊说道。
“天皇有何疑虑?”苍龙开口。
“既然道友言之凿凿,东华是伏羲的一柄刀……那你纵使主持谋划,拖住了巫族支援的脚步。”
“可还有伏羲自身呐!”
“他若暗中插手,东华或可逃出生天!”
“如此,该如何解决?”
天皇谦虚的求教,似乎真的对这问题感到不解,无从下手。
“这有何难?”龙祖慨然道,“只需引动一人入局,便能让伏羲无力他顾,让白帝东华有死无生,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敢问,是哪位人物?竟有这般奇能?”帝俊再请教,袖中有一块留音石在闪烁着。
“鸿钧道祖!”苍龙冷笑,“他,最可能成为第二代盘古的,先天就不待见一代盘古……只要我们沟通得当,他必然会插手,暗送东华入灭!”
“好主意!”帝俊赞道,而后面上露出为难之色,“可惜,前不久我才跟鸿钧闹掰了……眼下,我实在不好跟他再联系。”
“要不这样。”
天皇缓缓道,“我给你鸿钧的联系方式,你自己去跟他谈,如何镇灭一位五方天帝的相关事宜?”
苍龙听了,犹豫一二,而后郑重点头。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