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討論-第864章 凌然醫生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打开车门,面包车里的那七八个人全都很快下了车,一起朝着酒楼大门冲过去。
他们气势汹汹的样子立即就被大门前那几个醉醺醺的人看见了,他几个人虽然不太清醒,可都是有经历的人,一见这情况,马上扭头就往酒楼大门跑。
陈牧和女医生他们正站在大门前,因为是往大门走,所以也没看到面包车上下来的人,那几个醉醺醺的人过来和他们一挤,顿时就都在大门前堵住了。
“给我狠狠的打,尤其那个年纪大的,不要留手!”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光头男人一边拎着刀疾冲,一边大声喊着。
冲得最快的一个家伙,拿着木棍已经冲到近前,直接朝着其中一个醉酒小年轻的后背,就是一棍子下去。
“砰!”
那棍子打得结结实实,直接把人打到了地上,然后就是一顿狂揍。
陈牧、女医生和陈父陈母四个人都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那些拿着砍刀棍棒的人已经冲了过来,开始砍、打。
陈牧的反应最快,先是一把扯了女医生一下,把她整个儿推到进大门台阶一旁去,连带和她并排走的陈母都一起推到了小花丛里。
然后,他直接给了那个朝他冲来的家伙一脚,把人踢得飞开。
不过也只是稍微阻挡了那么一下,因为大门台阶上人堵人,实在太乱了。
另外一边,其中一个拿着砍刀的家伙,已经冲到陈父面前,直接挥刀。
“啊?”
陈父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已经有点呆了。
看着那砍刀落下,他只知道下意识的用手去挡,脑袋同时偏了一下。
这一刀如果砍实,就算不死也是重伤。
至少断一只手是肯定的。
危急时刻——
陈牧看见了,想都不想,一个飞扑,直接扑到了陈父的身上,和陈父一起落入台阶一旁的花丛。
虽然陈父落到花丛摔得不轻,可是相比起被人砍一刀,后果简直天差地别。
与此同时,那一刀还是在陈牧的身上拉了一下,虽然不算太重,可是一道长长的口子直接从肩膀拉到了腰股。
落入花丛,陈牧直接疼得不能动了。
不过幸好那些来砍人的家伙也没理他们,继续追打那几个醉醺醺的人。
这时候,酒楼里的保安也反应过来,好几个人在里面大呼小叫起来,看样子是发现了门外的情况,开始招呼人来救援。
那些来打人的人一看这情况,有发狠的弄了几下,然后在光头男人的一声招呼下,扭头就朝着停车场的面包车跑去。
一转眼的功夫,他们已经坐上车,一溜烟跑远了。
小花丛里,陈牧趴在陈父的身上一动不动。
女医生想要去扶他,可是手在碰到他的身上,立即发现满手都是血,殷红一片。
“血,血……你怎么了?”
女医生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语声中一瞬间都带了哭腔,颤颤的。
刀口其实不算深,可是非常长,而且出血量有点大,在灯光昏暗的情况下,看起来非常吓人。
“我……我没事,赶紧……让叔叔阿姨躲到一旁去,别吓着老人家。”
陈牧轻哼一声,一边给自己点上一个活力值,一边对女医生说。
“你……还说没事呢……”
女医生眼里的泪水直接落下来。
刚才的情况她看得清清楚楚,陈牧就为了救她爸,才拼命挡下这刀的。
现在看见陈牧后背这一道长长的刀口子,她心疼得不行,连呼吸都有点不畅顺了。
陈父从地上爬起来,脸色有点苍白。
他这么多年一直养尊处优,从来没遇上这样的事情,猛的遇上了,整个人都有点懵,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
回想一下刚才的那一刀,他都觉得自己几乎要没命了,心有余悸。
要不是陈牧扑过来护住了他,他这时候是个什么情况,真说不准。
所以,看见陈牧趴在地上,背后满是血迹,说不感动真不可能。
像他这样的人,当然很明白危急之中才能看得见人心的道理。
陈牧能在关键时候这样做,说明真的把他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了。
回过神来,陈父连忙蹲下,招呼着说:“快,先摁住伤口,尽量把血先止住。”
他们家一家三口都是医生,立即开始动手给陈牧急救起来。
陈牧给自己用了活力值以后,觉得已经好了很多,至少在疼痛上消减不少,不过看见女医生和陈父陈母着急的样子,他也只能稳住不动,任由这三位大国手给自己进行急救。
不一会儿——
警察、急救都来了。
陈牧被真正的急救员送上了车,直接去了医院。
上车前,急救员问谁是家属,女医生直接就大声回答:“我是他爱人。”
急救员让女医生上车,往医院去了。
陈父陈母对视一眼,虽然有些无奈,可也没说什么,紧随其后,也去了医院。
这一次伤者很多,大多是外伤,其中一个被砍断了一只手,大概就算重新接回来,手部功能也要损失百分之四十,以后再也不能干重活了。
陈父陈母看着这种情况,更感到后怕,暗暗庆幸。
刀口子太大太长,急救医生对陈牧进行缝合,花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缝合完成。
陈牧一边被做手术的时候,一边和医生聊天:“医生,以后我这个,会不会留疤?”
“伤口很长,应该会的。”
医生是个很淡定的年轻人,虽然口罩挡住了他大部分的脸,不过眼睛很有神,鼻梁高挺,整个轮廓非常鲜明,一看就应该是个大帅哥。
“那我这个疤,以后是不是会像蜈蚣一样,看起来就很可怕?”
“不会的,我用了最细的缝合线,以后缝合留疤不会那么明显。”
大帅哥医生一边说话,一边也不知道算是安慰还是自夸:“伤口如果处理得到,留疤不会太明显的,我的技术还算不错,你放心吧。”
陈牧忍不住开了个玩笑:“你说的哦,医生,那如果留疤太难看,我以后找你哦。”
微微一顿,他又问:“医生,请问怎么称呼?”
“哦,我叫凌然,你可以叫我凌医生,就在急诊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