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一九八一年-第七百二十八章:歷史底蘊深厚相伴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企业做大做强了好处多多,历史上春澜的领头人曾经连续两届被选上了ZY委员,就可见一斑。
只不过他没有把握住大好形势,也有可能是技止此耳,春澜失败了。
取而代之的“全力企业”不可能犯同样的错误。
性格决定命运,黄道舟命运多舛,经历过大风大浪,早就识得识尽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
他这个“全力”领头人要比少年得志的春澜领头人谦逊,不可能急功近利、盲目进取,更加不会因为好大喜功导致方向性错误。
省里不仅仅提升了“全力企业”的级别,给了黄道舟正厅级待遇,在贷款、税收方面都给予大力支持,鼓励黄道舟增加投入扩大产能。
省里还尽可能帮助“全力企业”引进人才,知道“全力企业”通过非官方渠道请苏联的相关专家后,故意不管不问。
今年夏天,经过省里协调、批准,全力企业分配的大专生、大学生有一百几十个,其中有十七八个来自名校的制冷专业。
“全力企业”给美金请苏联专家得到了上级默许,即便工资没有国际标准高,也足以让专家动心。
那是因为“地图脑袋”上台后如同搅屎棍,本来就腐朽得发臭的苏联体系,被他一搅,更加臭不可闻。
太多苏联专家失去了信仰如同行尸走肉,再加上苏联的规章制度形同虚设管理开始混乱,经济形势越来越糟。
于是乎,陈义华就有了可乘之机。
有信仰的人,什么困难都能克服,总是处于热血沸腾的状态,具备奉献精神,对工作充满热情。
一旦发现自己的追求,自己的信仰完全是个笑话,遭受的精神打击无与伦比,立马能颓废。
苏联的科技在七八十年代真的不太落后,特别是高科技领域,只不过科学家研究的成果绝大多数没有转化成民用产品。
堡垒都是从内部瓦解的,已经在“全力企业”干了一两年的苏联专家当然了解本国制冷专业的最高水平。
当然知道谁才是这方面的权威。
黄道舟不仅仅命令“全力企业”的干部、技术员跟来自苏联的专家友好相处。
还以身作则,尽可能一个月请包括苏联专家在内的空调压缩机研究团队喝一顿大酒。
黄瀚不可或缺,因为他也是研发团队的权威人士,拥有的发明专利最多,六七十岁的老教授、老专家都不肯轻视黄瀚。
只要陈义华在三水市黄道舟都会特意打电话请他参加。
陈义华也是老牌知识分子,精通俄语,他还有个特长,酒量特别大。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他乐意跟苏联专家边喝边聊,苏联专家更加喜欢和陈义华、黄道舟、黄瀚喝几杯。
因为他们知道陈义华和黄道舟都是三水市的高官,知道三水市人口很多加上流动人口恐怕都不止一百万。
知道整个扬州地区的人口都赶上欧洲一个国了。
中国人喜欢喝酒后吹牛逼,苏联专家渐渐的适应了,也一边喝一边吹。
半斤三水优质高度大曲,当然,现在这酒改名字了,叫做“芳华醇”,下肚,简直无话不谈,甚至于把小时候偷看邻居阿姨洗澡都坦白了。
三水市酒厂今年春天也进行了股份制改革,原本的资产估值三百万,增资扩股了二百万,总股本五百万。
依旧是钱国栋负责改制,市里信任钱国栋,因为在他手上改制了十几家单位,没听说过他谋取过私利。
也没有发生过一次群体事件。
黄瀚以前不太放心钱国栋,担心他经受不起诱惑,经常在喝酒聊天时敲打他、提醒他。
后来渐渐发现,钱国栋心态特别好,不仅仅是因为加上“事竟成宾馆”的分红,他的收入丰厚,也不是因为位高权重,最大的原因是儿子争气。
他是个聪明人,感觉出黄瀚的意思,曾经趁着酒劲跟黄瀚吐露心扉。
那一天他酒喝得不少,身边没有其他人,只有黄道舟和黄瀚。
他让黄瀚放心,他拥有“事竟成宾馆”的股份,购买了“家园集团”的股票,还购买了“丰登集团”的股票,反正黄瀚只要是认准了的,他只要手里有钱都参股了。
他的工资、奖金和兼职董事长的股份制公司外加的待遇,不少了,足够日常开支。
他不屑于贪腐,也用不着贪腐,能够确保富足一辈子,会永永远远抬头挺胸做人。
心理平衡确实太重要,那一天的钱国栋话特别多,反反复复强调,他觉得日子舒坦。
口口声声说他位高权重,有钱有势有资产,还有个值得骄傲的儿子!
不对不对!钱爱国的成绩不是黄瀚学习小组垫底的之一吗?
这不假。
但是能够考得上实验中学高中部,就已经跑赢了百分之九十八的三水市乃至于全国的初中毕业生,属于百里挑二。
实验中学高中部的同学想要加入黄瀚团队,必须具备相当的实力,又是十选一都不足。
能够进入黄瀚学习小组的,那就不是靠运气、靠实力,完全是修来的福气,实验中学的高中生百里挑一都没机会。
钱爱国不仅仅是实验中学高中部的学生,还是黄瀚学习小组的成员,又是黄瀚团队的吉他手主唱之一。
不知道羡慕死了多少家长和同学们,钱国栋有理由为儿子自豪!
他心理平衡处处顺心,处理事情凭良心、讲政策、伸张正义,一手托两家。
钱国栋主持三水市天目山粮食酒厂改制时号召干部职工踊跃参股。
自己带头买了将要成立的“三水市芳华酒业股份制有限公司”五千块股票。
只不过三水市酒厂原本效益一般般,生产的白酒局限于本地市场,而且是低价市场。
三水市人民群众绝大多数喝本地酒,但是并不表示看好将要成立的“芳华酒业”,不肯拿钱入股。
为此钱国栋带着丁厂长来找黄瀚问计。
三水市酒厂的情况黄瀚熟悉,前世今生都熟悉。
前世是因为表哥陶俊在酒厂做了一两年临时工,因为黄道舟只舍得喝本地产的地瓜干酒。
今生当然是因为开“事竟成饭店”时,酒厂看在燃料公司刘经理面子上,给了大力支持,送来三大缸散酒,三个月后结账。
黄瀚一家子都是讲究诚信的人,张芳芬和黄道舟坚决不肯在酒缸里掺一滴水。
没几天“事竟成饭店”的酒地道,比信誉最好的糖烟酒公司坝口门店的还要地道,农村供销社的散装酒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后来发展到农村人上街,特意来“事竟成饭店”买二斤地瓜干酒。
直接导致“事竟成饭店”成为酒厂的销售大户之一。
卖酒虽然只有百分之十左右的毛利,一天至多赚几块十几块。
但那可是一九八一年,市区的三间一厨才五百块钱,国营工厂的一个二级工一天仅仅赚一块多钱。
黄瀚知道三水市酒厂是三家解放前的老作坊公私合营的,最老的一家可以追溯到满清“康乾盛世”。
时过境迁,想当年,应该是一九八一年。
那时的丁厂长来“事竟成饭店”见面,充满优越性,黄瀚家有求于人矮了三分。
一年后,黄道舟把“液压元件厂”盘活了,开始招兵买马,丁厂长托刘经理说情,使得他的大儿子得到了保管员的好工作。
这时丁厂长在黄道舟面前已经没了优越性,说话时都用上了敬语。
一晃眼快八年了,丁厂长由钱国栋领着,由当上了物资局二把手的刘经理刘启全陪着来到黄瀚家堂屋,落座时只肯坐了半个屁股。
这不怪他,他这个厂长连科级都不是,其实是个以工代干,平时见个局长都得陪着小心。
如果不是改制,市长根本不可能去那个才一百多工人的小厂。
黄道舟的级别都跟地级市的领导们一样大了,黄道舟管理的“全力企业”,职工人数都快有酒厂的一百倍了。
丁厂长进了黄瀚家的门,当然表现得有些谦卑。
之所以如此,不仅仅是因为他和黄道舟的巨大差距,更大原因是儿子丁俊得到了黄道舟栽培,在“全力企业”干得风生水起。
有些人就是如此,仅仅是为了自己,可以无所畏惧,可以昂首挺胸,但是为了儿子,就变成了战战兢兢,愿意低三下四。
黄道舟、黄瀚听钱国栋、丁厂长讲清楚了酒厂改制的来龙去脉后,黄道舟也什么好建议,盯着黄瀚瞧。
想低调做不到啊!钱国栋主抓的股份制改制遇到了困难,必须帮。
以丁厂长以前跟家里的关系也得帮。
刘启全的面子也得给!
“爸爸,你干嘛一直看着我,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特别帅?”
黄瀚开口了,还以为他准备拿主意,谁知是逗闷子。
“噗!”钱国栋正喝了一口茶,全部喷了出来。
刘启全笑得前仰后合,黄道舟早就习惯了,此时也忍俊不禁。
道:“不许卖关子,你主意正,说说呗!”
“本厂职工和群众不想入股应该是不信任酒厂的领导班子,不信任丁厂长。那就取得他们的信任,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
黄道舟现在的高度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了,他问道:“丁厂长,职工不积极不要紧,党员干部带头啊!你自己准备投多少钱?”
“我有一万多存款,准备全部投厂子里算股份。”
“其他干部呢?”
“他们有的答应拿五千,有的给三千,加起来有两万多。”
“你们算过账,计划是增资两百万,实际情况能够弄来多少本金?”
“满打满算只有三四十万,干部、群众看好‘家园集团’看好那些开发区的工厂,不愿意买我们酒厂的股份。”
黄瀚问道:“你们厂解放前的发酵池还在吗?”
“当然在,只不过效率太低,基本上不用了。”
“你对酒厂有信心吗?”
“当然有,要不然我哪里舍得把全部积蓄都拿出来都入股?”
“那就胆子更加大一些,入股十万块。”
“啊?我家哪里有这么多钱?”
“跟丁俊说说,就说我建议他支持你入股将要成立的‘三水市芳华酒业股份制有限公司’,只要你入股十万块,我就会入股三十万。”
丁俊是“全力企业”销售公司经理之一,负责省城市场,这两年业绩很好,奖金、业务费很高,拿得出七八万块钱。
他属于黄道舟重点培养的人才,是准备当心腹使用的,黄瀚让他爸爸带话了,他肯定会竭尽所能拿钱。
如果他不肯,足以说明他并不信任黄道舟和黄瀚。
打击报复不至于,黄道舟和黄瀚都不少小肚鸡肠的人。
但不管他是不是有能力,以后都不会被提拔,当个销售分公司经理到头了。
能够为你所用的人,才是人才,不是人才也得把他培养成才,跟你不是一条心的,只能呵呵。
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就是这个道理。
站在风口猪都能飞也是这个道理,关键是猪走不到风口,黄瀚是先知,可以确保人才到达风口,也能够把猪推到风口。
钱国栋如今的判断力不是盖的,立刻意识到了什么,道:“老丁,如果黄瀚入股三十万的消息放出去,我相信至多三天两百万就能到手。”
刘启全道:“庆友,黄瀚入股三十万,价值远远不止三十万啊!你今天算是来着了。”
丁厂长跟刘经理以前关系就相当好,他名叫丁庆友,所以刘启全喊他庆友。
黄瀚支持三水市的股份制改革,大家都知道,更加知道黄瀚的眼光独到,一看一个准。
黄瀚愿意掏三十万入股酒厂,计划中的募集股金二百万转眼间变成了小菜一碟。
丁厂长立刻眉开眼笑,看来他是真的对酒厂有信心,不怕自己入股十万块打水漂,表态道:
“没问题,我入股十万,如果小俊的钱不够,我拿房子去银行抵押贷款。”
“钱叔叔,丁厂长是不是改制后‘芳华酒业’的总经理呀!”
“酒厂本来就不是个亏本单位,有些微利,这一次改制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市里原本就没打算动老丁,如果他拿出十万块入股,总经理的位置更加不成问题。”
黄瀚吩咐丁厂长道:“改制可以慢慢地搞,工作不能等,明天你就得履行总经理职务,第一件事修缮老发酵池,包括周围的明清建筑群。”
“啊?不是……,那里哪有什么明清建筑群啊?就是几间老房子,肯定不是明朝的连清朝晚期都不是,应该是民国年间的。”
“不许瞎说,那老发酵池诞生于一六一七年,历史底蕴深厚,故而酿造出天下最醇的粮食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