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起點-第380章 虛僞到了極點展示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林浩去而复返,并且气势汹汹,俨然有兴师问罪之势,白昊虽然及时将录音器藏起来了,但是如果没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像林浩这种洞察力强悍的人,说不准就看出来了。
白昊闭上眼睛,手插在兜里。
“为什么不说话?”林浩问他。
“因为,也许不是让,”白昊感受到风从脸颊边过去的声音,“他们可能真的会不敌对手,真是没想到啊,云景大学,还有这样的好东西,那他们还在乎什么天人之阁呢?”
对于白昊说的好东西,他们自然是一头雾水。
林浩的眼睛里出现一丝振动,“你知道云景大学的制胜武器?”
哎?好像套出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说实话,白昊第一次对自己这种模棱两可又装逼的说话方式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敬仰感,这家伙,可真是太古龙了。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知道的事情,你也未必知道,”既然要古龙,那就古龙到底了,“你知道吗,很多时候,我知道了你以为我不知道的事情,只装作自己不知道。”
“你果然是偷听到了我和秦归雪的对话,”林浩冷笑道,“那你又假惺惺的让我和她单独相处,却是为何?自己分明也不放心。”
白昊吹了声口哨,到底林浩也不是吃素的,滴水不漏,看来是没办法套出来云景大学那个所谓的秘密武器是什么了,也只有让林敕他们小心点了。
“林魑,”白昊用意识海域对他传音,“千万不要轻敌,比赛输了没什么,但是一定要保证你和陈普的安全,必要的时候,以你自身的安全为第一。”
“知道了,主人。”林魑回复道。
林敕的身边站着的是陈普,对于他的身份,林敕是非常清楚的,龙族的后人,没想到在几百万年之后魔族和龙族还能够联手。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仿佛是回到了龙汉初劫的那个时候,他的名字还不叫林敕,而是真实的魔族名字林魑,人的归属感实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当他还是人族还没有回想起转世前的事情的时候,要是听说了这种事情,肯定会不屑一顾,甚至想逃跑,他有人不做为什么要去做魔族呢?
但是恢复了记忆之后,身为人族的一切,却又被通通放到了身后,完全为的生活,是前世的执念,因为魔的仇恨与执念,远比人族要强烈多了。
对面的对手,一如当年杀进须弥山的神道和巫妖,满口的仁义满眼的天下众生,却做着完全在奴役众生的事情。
想让他故意输给这帮家伙?好啊,是输给他们,但是没有规定,不能把他们打个半死再输给他们。
反正,极限状态反杀的案例,也不是没有对吧!
“血魔之怒!”
林魑将血魔之怒的气氛笼罩了自己和陈普,他们都不是人族,肉身都比人族强悍得多,所以对于血魔之怒这种加强型的法术,都非常适合。
物理增强55%!
法术增强78%!
“请你们先出手吧。”对面是彬彬有礼的一男一女,男生面容清秀戴着一个眼镜,女的却显得相貌略微平庸。
“我们先出手?”陈普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我们先出手的话,你们可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白昊抚额,大哥,你能不能别说这种反派即将扑街的flag语言啊!
“不碍事,胜负之间,其实只不过为了得到一个结果,”女生说,“而对于所谓的荣耀和天人之阁,云景大学其实即使不参加这次比赛,也能够得到。”
白昊扁扁嘴,这就是典型的婊砸立牌坊,你不在乎结果你还到处找关系,不仅仅是临风大学甚至连远在京城的京大里面秦大小姐都特意来这边给你们做人情?
这血本下的也太大了吧,你们敢说自己对冠军一点兴趣都没有,骗鬼也骗不了!
“那,你们不如就自动认输好了,”陈普冷冷地说,“也省了事,你们说呢?”
“好吧,既然这样,二位看来是靠言语说服不了的人,”男生叹了口气,“那就只有切磋切磋,来增长彼此的见识了。”
陈普和林敕戒备起来,对方虽然态度轻蔑,但也并不是空穴来风,更何况之前他们在各个学校做了那么多人情工作,不可能没有实力就参加这场比赛的。
只见,男生将自己的手,伸向了女生的胸口……穿透而过。
又来?
陈普的瞳孔紧缩,该死的,难道云景大学也会幻术?难道幻术这么容易的,哪个学校都会吗?这下可完犊子了,他上来之前没有提前想到再防备这一手,也没有牵住林敕的手,唯一能够凭借的,现在恐怕就只有血魔之怒了。
只要身边一直有增强的效果存在,那就不会有假,就是不知道林敕怎么确定自己的身份。
不过,让陈普意想不到的是,男生穿透了女生的胸膛,却并没有施展幻境,而且从观众的表情来看,似乎他们也惊呆了。
这次是真的,可是那个女生没有死,反而脸上越发的娇媚,甚至平庸的容颜变得容光焕发起来。
男生大吼着,从女生的身体内,抽出来血淋淋的一把剑来,仿佛有着斩断宏宇的意志,让在场的观众无不纷纷后仰,以避开这把剑出世的威压!
青萍剑!
白昊无语了。
你妹啊!说好了是想切磋,什么谦虚的话好话都说完了,说你不在乎什么冠军,结果你来这么个bug级别的法器!
云景大学这两个家伙一男一女狗男女,不,整个云景大学都是他见过最无耻的人了,比他白昊还要无耻,比青辰更加无耻!
此刻远在某外世界的青辰正和老婆亲热呢,忽然打了个喷嚏。
后土有些奇怪,关切地问道:“不会是得流感病毒了吧?”
青辰扭扭鼻子好笑地揉着她头发说:“是不是傻,我怎么可能得感冒呢,我只是……阿嚏!!”
后土坏笑着说:“看吧,还不承认,你就是感冒了。”
“可能吧,那我要你亲自喂我吃感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