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我的導演時代 愛下-第521章《大鬧天竺》和《一出好戲》熱推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我的导演时代
这个暑假虽然平平无奇,别说爆款了,甚至连十亿级别的电影都没有。
当然,指的是国产电影,7月初的进口片《神偷奶爸》就破了十亿。
不过,八月份却诞生了两例经典营销案例。
同名电视剧改编的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影版,上映初就发生了大规模的锁场行为。
所谓锁场,也就是就是粉丝提前购买影院某场次的票,每场只买一两张。
虽然票房不多,不过却可以保证这个场次不会被换成其他电影。
现如今提前预售一般都提前好几天,甚至十几天,但是除了首日的黄金时代,其他时间的场次很少会有人提前去买票,毕竟又不是买不到。
提前预售的场次那么多,到临近上映的时候,影院就会根据预售情况,进行排片上的调整。
可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粉丝,大部分也是演员的粉丝,把大量地段好的电影院的傍晚黄金时段场次都买上个一两张,保证上映后场次不会被撤掉换成其他的电影。
通俗一点,就是占座,哪怕只有一张票,影院也不能改排其他电影,保证了电影的足够排片。
而且,还是粉丝有组织有几率进行的,微博、豆瓣、粉丝群里,大量粉丝都在行动。
效果也是惊人的,在高排片的支持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首日票房高达1.5亿,创造了今年暑期档的华语片首日票房纪录。
不过电影口碑很很不好,再加上粉丝的这种行为,更加让路人观众反感。
影院也想方设法退票,找各种借口,什么机器故障之类的。
这就引发了粉丝的不满,不过人家影院机器该故障还是故障,就是告消协去也没用。
首周末四天还拿到了4.6亿,可是第二个星期直接就掉到9000万了,第三个星期也直接减了个0,只剩900万。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恶名传遍了互联网,锁场一词也被广为熟知。
论效果,肯定是非常好的,毕竟首日票房那么高,第一个周末也撑起来了。
不过后续遭到反噬,除了粉丝之外,没几个路人观众。
不管什么电影,主要都是靠路人观众,粉丝能贡献几个钱,让路人观众反感,后果就是这个样子。
况且,影院也开始针对性的反锁场了。
除了锁场之外,另一个经典营销案例就是《杀破狼:贪狼》了。
在全国所有电影院场均人次都在二三十左右,哪怕萬达也才刚刚过40的情况下,伯纳旗下所有电影院场均人次都达到了110以上。
也就是前期票房注水,先把票房堆高点,营造出大卖的迹象,迎来观众的关注,进而让影院提高排片,后期获得更高的票房。
买票房这种事,十年前就有了,不过当初大众查不到票房,投资方不是买,而是虚假报道。
首日600报个一千万,类似这种操作,在票房统计不完善、迟缓的年代,哄骗观众以为大卖。
等到把观众骗进电影院了,后面的票房涨起来了,也就把多报的那一点补齐了。
这一招也是潜规则了,以往票房统计困难好用,六七百万报1000万都是正常的,翻一倍甚至更多都有。
现在行不通了,网络购票成为了主流,实时票房可查,而且专资办每天都会准时公布数据。
所以,不花钱就夸大票房不可能了,只能花钱去买。
伯纳为《杀破狼:贪狼》前几天的票房注水,4天拿到了接近三亿。
电影口碑也很好,古添乐也终于摆脱了《反贪风暴》里面瘫式的演技,算是他近几年演技最好的作品之一了。
口碑好,质量好,前期票房高,热度高,按道理票房走势会很稳的。
可是,第二周大跳水,只拿到了1.7亿。
正常的商业片,第二周和首周末能持平,以《杀破狼:贪狼》这口碑和热度,最起码应该比首周末还高的。
就是因为首周末这三个亿有水分,第二周挤干水分了,口碑带动的票房又不足以补上水分,才会一部七分的电影走出五分电影的走势。
伯纳也是作茧自缚,路人观众一看票房大跳水,越发摇摆不定了,又是动作片这种小众类型,第三周继续跳水到了6000万。
这一注水,白瞎了电影的口碑和质量,估计他们自己也后悔,本来只是想骗个前期票房,没想到口碑还挺好。
本来可以走长线的,被首周虚高的票房给坑了。
不过,和其他注水的电影不一样,《杀破狼:贪狼》并没有被喷。
无非就是电影口碑好,主演演技好,质量也挺好。
换了部知名度高的烂片试试,早就被全网喷了。
差别式待遇,很正常,菜就是原罪,电影好反而能抵消很多负面的事。
比如咱们国足球员烧烤啤酒加鸡蛋灌饼,百分百要被骂成渣渣。
可他们要是杀进世界杯,那别说烧烤啤酒了,就是去漂去堵,都有人为他们开脱。
暑期档两个经典案例,一个好坏参半,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让各大公司研究了起来。
李谦也开了个会,讨论如今互联网时代,不同电影的针对性营销方式。
营销方式就那么些,主要是要用对了地方。
《湄公河行动》伯纳不光没注水,反而首日刻意低调了,主攻第二天,目的是凭借高口碑和次日票房的暴涨,来吸引观众。
那是对电影的信心。
《杀破狼:贪狼》是预估错误,对电影信心不足,才前期注水,想骗一波跑路,结果没想到电影口碑挺好,弄巧成拙,反而让走势看看起来跳水,赶跑了观众。
“国庆档的《羞羞的铁拳》就不要玩那么多花样了,这片子质量比《夏洛特烦恼》差多了,注意和企鹅那边的沟通。”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开完会,李谦也就把国庆档公司发行的电影安排下去。
麻花团队的第二部电影,李谦插了一脚进去,不过只是和企鹅一起主控发行,没怎么投资。
现在被看好的电影,基本上都要有两家网票平台共同发行,毕竟网上购票已经是主流了,坐拥四大平台之一,不缺发行业务。
“我也觉得差点意思,这个团队的灵魂还是沈藤。”杜洋也深以为然。
虽然《羞羞的铁拳》是今年最受观众的电影之一,还是喜剧,不过看完成片,和《夏洛特烦恼》差多了。
“不过拿个十来亿,甚至二十亿也是简简单单的,也不要小看了,毕竟上一部的口碑在那,也是喜剧片,正常大片的待遇就行,重点放在国庆长假几天。”
这片子没什么好说的,普通的搞笑电影,反正主打宣传沈藤,海报都是绝对C位,骗个十来二十亿票房没问题。
剩下的也没什么事了,旗下的导演们都在忙活三部主旋律电影,连带着他们自己的片子,都放慢了节奏。
《鬼吹灯2》在筹备中,徐客得拍完《狄仁杰2》才能过来,完了还要拍那场金城战役。
《唐人街探案2》宁昊也才刚开拍不久,最快也只能赶上春节档,之前的《我和我的祖国》筹备耽误了时间。
徐征…《港囧》把他打击的不清,下一部还没想法。
邓朝也不干导演了,虽然确定出演张一谋的《影》,但是乐事的张兆不愿意让李谦参与进去,只是象征性的投资了一千万,跑去抱企鹅大腿了。
周星池的《楚门的世界2》倒是主要投资和主控发行,这个版权都是李谦的。
《命运航班》分镜还没画完,故事板还没动手。
不过,倒是新增了两个导演,黄博和王保墙一边学习导演专业知识,一边弄自己的剧本,还都写完了。
李谦也就分别约了个时间,帮着看看。
前几天的电话里,李谦就知道了他们两个的剧本大概情况,本着先苦后甜的原则,先约了王保墙。
当从有些激动的保墙手上接过这个《大闹天竺》的剧本的时候,刚翻开第一页,李谦都想是不是随便应付一下算了。
他是真的不想看啊,这么一部大烂片的剧本。
《大闹天竺》,男主角叫武空,配角有唐森,朱天鹏、吴净……
但凡是个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这不就是唐僧师徒?
盛唐集团总裁唐宗突然离世并留下遗训,让他的儿子唐森在穷小子武空的陪同下前往印印渡寻找遗嘱。
在印度巧遇自恋臭美却又忠诚的朱天鹏,以及美丽性感却深藏秘密的美女吴静,四人兜兜转转竟结为同盟,开始了冒险之旅。
现代版西游记实锤了。
装作认真地看完,李谦合上剧本,斟酌了一下,才在王保墙的期待下开口了。
“公路喜剧?”
“对,李导您觉得怎么样?”王保墙期待地问道。
李谦笑笑道,“挺好,第一个剧本能写成这样,很不错了了。”
王保墙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还有些许自得。
对于一个外行人,这个剧本确实马马虎虎还行吧。
公路喜剧嘛,主角一般是两到三人,要共同去做一件事,但是性格不同,中间会有矛盾了然后吵架,分道扬镳,然后闪回过去在一起快乐的时光,好像领悟到了什么的,然后在反叛过来打某一个人的时候,另一个人会不知从哪里跳出来,参与打斗,最后当然是喜极而泣的完美大结局。
照着这个套路抄就行了。
李谦也不好去打击保墙,况且导演真不是那么好做的,就算给了个好剧本,他也大概率拍不下来。
“嗯…我就提两个建议。”
“李导您说。”
“光你这个人设,就有点荒诞搞笑的意思,虽说要全片统一,但是要把握一个度,别把荒诞搞成了装疯卖傻,就跟朝哥一样,那样就垮了。
公路喜剧的搞笑,是通过冲突来,外部冲突和内部冲突并立,外部冲突导致的内部冲突,内部冲突又引发了外部的连锁反应,一环接一环,并且推动人物的成长。
还有人物的失败来引起观众的会心一笑和快感,《人在囧途》和《泰囧》都是差不多,《心花路放》其中的一条线也是这样……”
李谦就说了些表面上的东西,更高层次的也没提,能做到说的这两点,这个《大闹天竺》就已经是及格的喜剧片了。
“那我应该怎么改呢?”王保墙倒是认真听进去了,毕竟坐在面前的是国内最好的商业片导演。
“别人说的终究不是自己的,这样,你回去把这几部公路喜剧拉个片,再看看别人的拉片,把所有内部矛盾、外部矛盾、人物失败引发的笑点都纪录下来,观察他的节奏和这三点之间的关联。
再把你这个剧本摊开来,一一对照,按着那个节奏,以及内部矛盾、外部矛盾、失败引发的笑点,往上套。”
基本的节奏套路,能做到这一点,李谦都会感到惊喜,只要别弄的疯疯癫癫都行。
保墙拿着剧本回去研究去了,下午看到黄博的剧本,李谦心里才舒服了一点。
相比而言,黄博这个《一出好戏》好了不止一点,不管是从创意还是剧作本身。
就是一个一群人流落孤岛的故事,国外很多这种片子,不过国内好像还没有。
这一类电影,最大的看点就是,在法律和道德无法约束他们的时候,每个人的行为和变化。
小人物和公司老总,一无所有到中彩票,再到流落孤岛彩票无法兑现,还是一无所有。
等等这些冲突,倒是替代了人性的丑恶,不用拍的太极端,免得光电下刀子。
更让人惊喜的还是,不同团队的变化,契合这不同的制度,又有了更深层次的看点。
很成熟的一个优秀剧本了。
“一部荒诞的社会微型发展史。”李谦没有去点评剧本的好坏,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黄博眼前一亮,“李导跟我想的一样,我就是这么打算的,前几年看《2012》的时候,就想过要是世界末日,人类会经历怎样的发展再次回到现代文明社会。”
“博哥的野心很大啊,不过还是要注意点,说教意味不要太重了,这种片子不要赤果果地把说教摆出来,最好是让观众看完之后,回想之下才发觉,效果更好。”
光一个剧本,其实也没有太多可说了,除非《大闹天竺》那种。
“拍的隐晦一点是吗,我怕说不清楚。”黄博说道。
“博哥你别把观众当傻子了,就是要隐晦效果才好,太直白了等于按着观众的脑袋给他们看。”
“那我再想想。”
“另外,这肯定是以人为主的片子,要避免人物太程式化、情绪化,一板一眼地按照你安排的变化,太呆板了不好。”
《一出好戏》这片子肯定是有很多的不足,有些地方台刻意的,导致用在主要矛盾上的笔墨不多。
还有节奏也有问题,配角基本上没有什么好发挥的。
不过,能解决这些问题,《一出好戏》都能够称之为经典了,哪怕有这些缺点,也是一部好片子。
处女作,能拍出好片子,都是天才了,再有更高的要求,有点不切实际。
剧本也就这样,主要还要等他们的分镜剧本出来,才能真正看出点东西。
……
离开公司,李谦去和企鹅的陈伍见了一面,说是有要事相商。
不过陈伍没先说正事,而是闲聊了一会,说了说《魔都堡垒》,男主角陆函,以及如今红透半边天的几位小鲜肉。
“李导,不知道你对《魔都堡垒》怎么看?”陈伍笑呵呵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