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ns5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夢迴大明春-542【新思潮與進士榜】分享-k45yo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朱厚照终于从山里回城了,他必须主持殿试,还要等着钦点状元。
殿试虽说是皇帝出题,但多由主考官代劳。历史上,这一年的殿试题目是张璁出的,关键词为“保邦安民”。现在改成杨廷和出题,关键词居然大同小异,变为“治国安民”。
嘉靖的“保邦安民”,源于北有蒙古、南有倭寇、内有叛乱,连续数年天灾不断。
民国风云人物演义
修仙萌主 彩阳葵
正德的“治国安民”,源于叛乱四起,连续多年天灾频发。
殿试题目,紧跟时事,并非胡乱而出。
出题大同小异,考生排名同样差不太远,分别为:罗洪先、程文德、唐顺之、杨名、陈束、任瀚……
答卷的糊名一拆,主考官们全都傻了,杨廷和郁闷得直接不想说话。
状元罗洪先,王阳明亲传弟子。
榜眼程文德,王阳明亲传弟子。
中华群妖传
探花唐顺之,王渊亲传弟子。
二甲第一杨名,席书的子侄辈(两家世代通婚),席书又是王渊的恩师、王阳明的好友。同时,杨名还是王廷相的学生,王廷相是罗钦顺的学术知己(气学四大家:罗钦顺、王廷相、王尚絅、杨慎),王廷相还跟杨廷和关系不怎么好。
二甲第二陈束,王阳明的浙江同乡,虽不是心学弟子,却是董圮的女婿,与心学弟子交往甚密。董圮属于文学复古派,跟杨廷和关系不好,女婿陈束也是复古派新锐,力求从文学领域进行思想改革。
二甲第三任瀚,王渊学生聂广(搞飞行试验那个)的学生,即王渊的再传弟子。
一堆殿试阅卷官,面对拆名之后的答卷,大眼瞪小眼不知该如何评价。
杨一清感叹道:“心学大兴啊!”
众人默然,可不是心学大兴嘛。如果把物理学派也归为心学,那今年进士的前六名,有四个都是心学传人。
还剩下两个,一个气学传人,一个文学复古派,各自的老师和岳父,居然都跟杨廷和不睦。
杨廷和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殿试题目是他出的,殿试阅卷也是他主持的,结果都选出什么鬼啊!这玩意儿还没法避免,因为殿试考策论,考生站在皇帝和辅臣的角度看问题,基本不会涉及“致良知”等心学关键词,阅卷官根本不可能从文章看出考生来路。
对杨廷和而言,今年的进士榜炸了!
而且这前六名,都属于青年才俊,分别为25岁、32岁、22岁、24岁、21岁、28岁,平均年龄只有25岁,这是大明开国以来最年轻的进士前六名。
历史上,这六个人的仕途都不咋顺利。
其中一人辞职、复官又被罢官;两人被下狱后释放,永不录用;一人辞职、复官、罢官,因平倭而复起,病死于战船;一人遭降职外放,请求辞职无果,纵酒咳血而死;一人下狱被贬到底,好不容易升迁回中央,又因为青词得罪嘉靖,被皇帝扔去南京,一贬再贬,削职为民。
这六人,一半因为得罪张璁、汪鋐,张汪两人改革必然要排除异己,而且手段极为激进,不依附就滚蛋或闲置,中间派都难做得很。汪鋐还喜欢弄权,一人身兼两部尚书,遭到的弹劾最多,每次被弹劾反而升官,随手反击就把弹劾他的官员搞得下狱。
另一半是得罪皇帝,嘉靖的神经非常敏感,因为迷信迟迟不立太子。有次嘉靖生病,久不理朝,罗洪先、唐顺之请立太子。嘉靖觉得这是在咒自己死,于是将二人罢官。这种做法简直是神经病,他的亲儿子啊,都长那么大了,官员请立太子有什么错?就算心里不高兴,也不能因此罢免官员,否则今后谁还敢说真话?
杨名最倒霉,同时得罪皇帝和汪鋐。
滅神 小奉先
起因是北京出现彗星,按惯例百官都要奏事,朱厚照及近臣因为这种事,被文官趁机喷过无数次,你随便喷但我不听就是了。
重生末世變成貓 許珩
而到了嘉靖那里,杨名说彗星现于京城,是因为嘉靖用人不当。
嘉靖心里不快,却口头嘉奖,想引蛇出洞。杨名受到鼓舞,又弹劾勋贵和道士,潜意思是劝皇帝不要沉迷道术。嘉靖这就怒了,把杨名下狱拷打。汪鋐趁机说杨名是四川人,是杨廷和的余党,其实杨名跟杨廷和八竿子打不着。
大唐第壹長子 西關鈦金
杨名被拷打得几乎丧命,但宁死也不攀诬他人,只说弹劾奏章的草稿拿给程文德看过。程文德也被抓进大牢拷打。两位官员上疏请求释放程文德,这两人也被下狱拷打。杨名被流放充军,一年后释放,但永不再录用。程文德啥都没干,只是看了奏章草稿,从翰林编修直接贬为典史。
这都叫什么事儿?
打一开始,嘉靖朝的政治斗争就非常激烈,再加上一个喜欢玩弄权术的皇帝,官员更迭速度非常快,内阁和六部尚书也任免频繁。而普通官员,得罪皇帝动辄廷杖、下狱、贬官、罢官,甚至弹劾阁臣和尚书都会被罗织罪名下狱。
朝堂不稳,其害甚巨,国家大事很难推行,并且会带来严重贪腐。张璁卸任之后,再无人能控制局面,官员整天想着争权,皇帝坐收渔利看好戏,地方军政事务简直乱成一团。
两相比较,刘瑾死后的正德朝,简直就是文官天堂,朱厚照再胡闹都没像那么玩。
杨廷和应该感到庆幸,他遇到的是正德,这个时空不在嘉靖手下做事。当然也可以说,嘉靖的猜忌多疑,是被杨廷和逼出来的。
殿试结束,王渊又忙碌起来,传胪唱名什么的都需要他安排。
超级领悟 附体的妖龙
皇榜那么一贴,心学弟子欢欣鼓舞,传播多年的心学,终于在科举上大爆发了。
王策落榜没有气馁,而是问:“父亲,为何进士前六名,有四个都是心学弟子?”
浪子莫回头
洪荒月影 有何可以
王渊笑着解释:“进士前六,四个心学,一个气学,一个文学复古派,你还不能总结规律?”
王策秒懂:“推陈出新也!”
“正是,你还算看得清。”王渊微笑赞许。
传统理学就那些内容,不管如何考试,文章都是老套路。而心学、气学、文学复古派,则跳出理学窠臼,学术改革带来新思维,策论答题新颖且言之有物,自然能从万千士子当中脱颖而出。
——————
大明的思潮运动,在这一届科举显露无疑。
一旦进士榜单传遍全国,天下士子都会知道,传统理学路子已经没用了,至少在考进士的时候不具备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