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ki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撿垃圾能成寶 起點-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起死回生?鑒賞-7mvtz

我撿垃圾能成寶
小說推薦我撿垃圾能成寶
“好吧……”
林鸿想了想,反正也就是一晚上的事,就答应了。
晚宴。
強勢婚寵:腹黑總裁惹不起 渺舟
林鸿莫名奇妙坐在了主位。
他看向城主:“这不合适吧?”
总有种反客为主的怪异感觉。
“您坐在这里太合适了,女儿,还在等什么,快出来啊!”
“是……”
城主女儿穿着一身红衣,特意抹了胭脂,被侍女搀着走来。
她红着脸:“神医,您久等了。”
“吃饭吧。”
林鸿开口道。
他表现的很淡然,让城主一阵无奈,却也不强求。
吃完饭,林鸿被安排到客房中。
城主弟弟起了坏心思。
神医这样的人物,哪怕自己哥的女儿成妾也行啊,虽然没有名分,但最起码攀上了高枝。
他连夜来到姑娘门外:“在吗?快开门,我是叔叔。”
“叔,这大半夜的,您来干嘛?”
城主女儿打开门,方才都快要睡了。
“还来干什么,今晚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嗯?”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傻,女追男,隔层纱,送上门的谁不要?”
城主弟弟恨铁不成钢。
死亡qq号
一时间,姑娘芳心躁动:“可是……他并不喜欢我。”
“那不代表以后不喜欢,总得先成着试试!”
城主弟弟再次道。
“有道理……”姑娘轻轻点头。
“还等什么,换上身衣服,去找神医,这瓶酒是我特意带来的。”
玄門
城主弟弟取出一瓶酒。
姑娘见状:“酒?我不会喝酒。”
“这是给神医喝的,无论用什么办法,让他喝下去,神仙也得醉!”
修仙小丑女 木子清水
“然后呢?”
“然后当然是生米煮成熟饭!”
“熟……熟饭?”
姑娘脸色通红。
城主弟弟没说什么了,留下酒水直接离开,头也不回。
姑娘手中攥着酒,心中小鹿乱撞:“真的要去吗?”
她很纠结!
若今天晚上不去,可能这辈子就错过了,将成为自己最大的遗憾。
一个小时后。
她来到林鸿的房间外,披着一层外套。
自己会不会太主动了?
姑娘红着脸,外套下只穿了内衣,有些担心会被当成坏女孩。
夜旅人 赵熙之
她咬住下唇:“神医,您在吗?”
没有回答。
姑娘鼓起勇气,把门推开。
林鸿正躺在床上睡觉。
他是真睡着了,这几天来所发生的事情,让他疲惫不已,
“神医……”
姑娘走过去,手中握着酒瓶。
要不要叫醒他?
心魔有些犹豫。
看样子,如果不叫醒,就要被夜袭成功了。
“我喜欢你。”姑娘突然将酒瓶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而后坐到床边。
她终究还是没有那么做。
毕竟,强扭的瓜不甜,之后会发生什么很难说。
“果然没有回答吗……但这样比被拒绝好多了。”
姑娘惨然一笑。
随后,她说了很多,临近天明的时候才离开,没惊动任何人。
远处树后的城主弟弟却将一切看在眼里。
清晨。
林鸿揉着眼睛醒来:“奇怪,哪里来的香味?”
似乎是……
城主女儿的体香?
“她来过?”
林鸿不由诧异。
“嗯,还给你带了瓶酒。”心魔应声。
林鸿看向桌子,发现上面的确有一瓶酒,不由走过去,开瓶闻了闻。
呛鼻子!
“这是酒还是毒药?”
林鸿重重咳嗽,眉头紧锁。
心魔闻言:“姑且还是酒,只是酒劲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
“你管这叫一点点?”
林鸿将酒用盖子盖上,呼吸了几大口新鲜空气,这才感觉好些。
“神医,您醒了吗?城主请您去吃早饭。”声音从门外传来。
“嗯,好的。”
林鸿稍微整理了一下状态,将酒收进小世界,便随着门外的仆人,来到吃饭的地方。
城主和其他人早已经等待多时:“神医,昨夜休息的怎么样?”
城主弟弟同样在饭桌上,眼神直溜溜转,心中升起一个主意。
“挺好的。”
林鸿抻了个懒腰,落座。
他依旧坐在了主位上,宛若这个家的主人,这都是城主的意思。
“神医,您跟我侄女的关系,这一夜间应该拉近很多吧?”城主弟弟突然道。
正准备吃饭的城主女儿顿住动作。
“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鸿并没有动筷子,而是看过去,心中了然。
城主弟弟闻言,站起身:“做了的事可不能不认,要担负起责任。”
“我倒要听听,我做了什么事。”
林鸿盯着他。
“你昨夜和我侄女……”
清宮愛:蘭妃淚 雁閣閣
“我跟他什么也没做!”
姑娘瞬间站起身,脸色通红。
城主面带疑惑:“你们在说什么,昨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侄女,你别开玩笑,没什么好隐瞒的。”
城主弟弟皱着眉。
“真的什么也没做过!”姑娘面带羞愤。
“可是,我明明见到你晚上进到他屋子,直到快天亮才出来啊。”
“什么?!”
城主是最为困惑的。
林鸿自顾自吃起了饭菜。
滅世成魔錄 林棄歡
姑娘红着脸:“我只是和他聊了聊天,其他的事情什么都没做。”
“那,那酒呢?”
城主弟弟面露难以置信。
林鸿依旧没说话,反手将酒取出,放到桌上。
“怎么会这样……”城主弟弟过去打开酒瓶,发现里面还是满的,一阵错愕。
“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林鸿依旧吃着。
城主弟弟摇头:“没,没有了。”
他面带惊恐,不知道迎接自己的将会是什么,只暗骂自己侄女是个废物。
“原来是这么回事,有意思,你胆子可真大。”
城主知道来龙去脉之后,声音冰冷,走到自己弟弟身前,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声音很大,听着都疼。
“哥,我也是为了咱家的未来着想啊。”
“好一个为了未来!”
城主被气的呼吸不顺,说着说着,捂住胸口,向后倒去。
姑娘瞳孔一缩:“爹!”
林鸿瞬间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城主身后,把他扶住。
“哥,你怎么了啊哥?!”
“让开,把凳子摆齐,快!”
林鸿嘴里还吃着东西。
在场的人连忙照做。
林鸿将城主平放到椅子上,取出银针,开始诊治。
有系统。
无论什么病,几乎都可以用针灸来医治。
姑娘试探着摸向城主的手腕:“没……没脉搏了?”
她瞳孔逐渐无神,当场跪下,宛若丢了魂一般。
“哥!!”
城主弟弟吼的撕心裂肺。
“叫什么叫,心跳停一下而已,死不掉。”林鸿微微皱眉,方才针灸差点扎错地方。
“传说中的起死回生?”
城主弟弟突然联想到什么,面露震惊。
很快,林鸿施针完毕,长长吐出口气。
城主猛然瞪大眼睛,剧烈喘息:“我……我刚才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