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6b2u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大隋第三世 碧海思雲-第848章:遨遊九天讀書-btvd8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周礼》规定天子三朝五门,但自战国以后,都城宫室制度中,循此制者无几,大隋恢复五门三朝制度,大兴宫、紫微宫、神武宫概莫例外,而李渊兴建的大兴宫、襄阳太极宫也在遵遁此例。大兴宫五门自南而北,分别是承天门、大业门、朱明门、两仪门、甘露门,三朝则是外朝承天门、中朝大兴殿、内朝两仪殿。如果说天下最高建筑紫微宫乾阳殿是万殿之首,圣武殿、徽猷殿,邺城朝天殿分别为第二、第三、第四高楼,那么大兴宫的主殿大兴殿屈居第五…但也是大兴城最高建筑物…
这一天,大兴殿顶层之北的高空之上悬念了一艘飞天神舟,这是第三代神舟,外观也从大灯笼变成了修长之状,有点类似于后世的飞艇,载人之物竟然真的从吊篮变成了一艘船,在它上方的热气球也变成了双层,外层是用可以抵御弓箭的牛皮缝制,内层材料不变,只是根据整体外形改成了飞梭之状,算是很保险了,只是个头大得吓人,不过也使载重量从之前的五名装备齐全士兵,变成了现在二十人,如果不计武器装备,上去四十人也不成问题,这巨大的进步无疑是飞跃式的发展。
“飞天神舟之事,诸位想必有所耳闻了吧!”
爹地,她才是妳媳婦兒! 淺陌黎
或许是以老子为祖先的缘故,李渊在大兴宫顶层中间修了一个巨大的露天太极图,只是在边沿建造了圆形砖墙,外包琉璃瓦,杨侗这时正站中间,对着前来观看的后妃和心腹文武说道。
“圣上奇思妙想,我等惊为天人。”三十多名文武大臣躬身道。
飞天神舟最近不时试飞,休说是他们这些知情人,就是大兴普通老百姓也大多见过,只是这堪称神兽的大家伙,被蒙昧不知的老百姓视之为神仙之物,并且认为杨侗得到上天的青睐和认可的人间天子,才会有此神迹出现,
若不然,李渊统治大兴的时候为何没有?
杨侗不在这里大兴的时候为何没有?
有此共识的大兴城老百姓每次看到飞天神舟出现,都会敬畏的对着飞天神舟顶礼下跪,更因为它起自皇宫、回归皇宫,所以见过“祥瑞”的人,对有‘神仙庇佑’的杨侗充满了敬畏,不但使大兴城治安更为稳定,连带朝贺的各国君王使臣都视杨侗以为神。
异化物种 玖狱
“朕让你们来这里,并非是让你们看这个已知的飞天神舟,而是还有另外两样飞天神器展示给你们看。”杨侗笑着说道。
“还有?”众人顿时更加激动了起来。
“对。”杨侗点头道:“飞天神舟离地面数十丈,一旦发生意外,上面的人肯定粉身碎骨,所以船舱内配备了救命之用的降落伞,大家仔细看好了。”
杨侗挥舞了手中令旗。
众人纷纷拿起双筒望远镜朝飞天神舟瞄,不一会儿,只见舱壁缓缓地打开一扇门,有一名士兵直接就跳了下来,在众所骇然之下,那名士兵背上的扁平木匣忽然四下飞散,一把巨大的怪伞凭空出现在他背上,当这把大伞张开,与大伞绑在一起的士兵在空中停滞了一下,下降的速度猛然就降了下来,随着高度下降,他越来越慢、越来越慢,结果四平八稳的站在了地上,下方等候的工匠飞奔上前,将慢慢盖到他身上的大伞拿开,一伙人就这么走了。
剩旨到!
“再看天上。”
杨侗话音未落,又有人从飞天神舟跳下,还是平安落地。紧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截止到第四十个,才再也无人跳下。
杨侗笑问:“厉害吧?”
跳伞最要命的问题是降落伞打不开,哪怕到了科技发达的后世,也偶尔发生一两起降落伞打不开的事故,可是何稠却以机关之学解决了这问题,没出现过一次失误。尽管看大隋士兵跳伞的次数不少于两百次,可杨侗依然还是叹为观止。
越来越觉得何稠是个挖掘不空的宝藏!
“简直是太让人叹为观止!除此之外,微臣都不知应该怎么说才好。”杨恭仁摇头叹服。
这话,也代表了所有人的心声。
刚才震撼回神的杨善会,十分敏锐的说道:“这是一个全新的兵种,全新的战法由此诞生。”
杨恭仁也会意了过来,惊喜道:“不错,要是把十艘飞天神舟趁着夜色飞到成都城伪唐皇宫上空,上面的四百名将士可以利用降落伞,神不知鬼不觉的降落到皇宫之中,对李渊来他一个斩首行动。”
“这兵种叫做空降兵,的确可以深入敌后,给敌军主帅来一个斩首行动。但也有许多不足之处,首先、目标过于庞大,一出现就被人发现,空降几个兵改变不了什么;其次、要想取得出其不意之奇效,必须在数丈上空飞行,不过以飞天神舟现在的情况,飞不了那么高,即便飞到那么高,但要是碰到有风天气,降落的士兵会被吹散,很难在短时间内集结,一旦敌军察觉,必将被逐一歼灭;第三、晚上降落的话,同样无法集结。”杨侗说道。
杨善会沉吟片刻,说道:“话虽如此,可对于兵力稀少的重要据点还是可以在晚上空降精锐,比如说,我们可以把秦将军、罗将军、裴将军、尉迟将军、牛将军等猛将集中在一艘飞天神舟之上,然后在晚上空降,哪怕敌方据点有千马万军,照样没用。”
“对啊。”
“这办法实在太妙了。”
众人惊喜的出声赞同。
“圣上!”罗士信嘿嘿一笑,“末将也认为右仆射这办法好,末将先去试试?”
倾欢 陌玉
尉迟恭说道:“还有末将!”
薛万均亦道:“末将也去。”
“未将先去。”
“我先说的……”
肥而不膩
“微臣也想体验体验!”
————
“……”
寻求刺激是每个具有冒险精神男人的特点,这与任何时代无关,大隋的文武重臣一个二个争得脸红脖子粗。
“尔等成何体统,都给老夫闭嘴。”白发苍苍的三朝老臣李景气势汹汹一吼,所有人闭上了嘴巴,莫不讪然。
然而,李景转眼就说:“你们这些小家伙,难道不懂尊老么?要跳,也该是长都为先。”
“……”众人脸都黑了,此老平时最不喜欢别人说他年纪大,如今却倚老卖老了起来
辣宠椒妻
“飞天神舟、降落伞都造出来了,你们还怕没机会?”杨侗啼笑皆非。
“可我急啊,圣上。”魏征说道。
杨侗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出于安全考虑,降落伞需要何侍郎亲手折叠,一层一层的放到机关木匣之内,过程十分缓慢,已经用完了。”
“唉!”
“唉!”
众人唉声叹气。
“那那那,这不是还有两个吗?”眼尖的罗士信忽然发现有还两个扁平木匣安安静静的躺在一边。
唰!
一双双目光看向了杨侗,化身为狼。
杨侗受不了这种眼神,连忙摇头:“这两个是为另外一种飞行神器所准备的生命之伞,不能用来跳伞。”
“另外一种又是什么?”
众人恍然,也想起杨侗之前所说的话。
杨侗嘿嘿一笑:“这一种比从飞天神舟空降更有趣、更刺激,能让人像飞鸟、纸鸢一样在天上展翅飞翔。”
“拭目以待。”
“拭目以待。”
“……”
有了飞天神舟和空降兵的成功案例在前,众人对尚未出现的飞行器充满了无穷期待。
在众目睽睽之下,杨侗让人带来了长形皮囊,打开一看,全是一些钢棍、钢板,还有一块三角形的大硬布,钢棍两端有着螺纹,有数十根之多。
“这玩意也能飞?”看着一堆洒落在地、长短不一的钢棍,以及比降落伞小得过分的面料,所有人大失所望。
“朕说它能飞,当然就能飞。”杨侗不再理会这些土著人,开始动手组装,将螺纹钢棍一一组成塔架、龙骨、三角架,再把吊带弄好,然后以钢索一一连接牢固,约有盏茶功夫,一架能双人滑翔翼就组装而成。
李景抱以置疑:“这么小的东西,怎么可能飞得起来?”
杨侗说道:“纸鸢更小呢。”
“可纸鸢它不带人啊!”
“这个飞行器飞天神翼…能带俩人…”杨侗说出了更难以让人信服的话。
“还俩人?”众人更加不可思议。
“实话跟你们说,朕已经飞过几次,也跳了几次伞。”杨侗不想多作废话,更不想回答十万个怀疑,索性坦白了一个让人接受不了的事实,“不单是朕,皇后、武妃、丽妃、德妃也飞过。反正她们都在,你们要是不信,大可去问。”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淡定的卫凤舞,不太相信“贤良淑德、母仪天下”的皇后干出疯狂的飞天壮举。
卫凤舞坦率:“圣上昨天分别带我们就在龙首原飞了一次,开始有点吓人,不过后来蛮有意思的。”
权柄2
“咕嘟咕嘟咕嘟”众人独吞口水:这一家人太疯狂了。
杨侗脱了长袍,露出了里面的劲装短打,然后双肩降落伞背在身上,锁好横带,带上护目镜,举起滑翔翼到了逆风方向,做了一个俯冲架势,“再来一个人。”
李景眼睛都鼓了出来,惊呼道:“这这么抓着它,从这里冲下去?”
“正是如此。”杨侗点头道:“你们谁来?”
“圣上,末将先来!”杨侗一直以为第一个响应的会是罗士信,却不想抢先跑来的竟是谢映登
“爱幼是我大隋的美德,谢将军,你得让我。”罗士信被他抢了一步,十分郁闷的扯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这话我赞成……”杨沁芳大步上前,笑道:“这里就我最小,罗将军你让让。”
“……”罗士信想撞墙。
杨沁芳昨天去第五军当教官,错失飞行机会,心中郁闷得要死,听说今天要在这里飞行,她早已请教了阴明月,并穿了劲装棉袄,不待两人回话就抢走了降落伞。
谢映登、罗士信自然不敢跟她争,只好退了下去。
杨侗等到杨沁芳背好降落伞、戴上护目镜,便跟她讲解了一下注意事项,以及降落伞的使用方法。
其实滑翔翼构造简单、安全易学,只要逆风跑5-6步,即可翱翔天空,而且这加双人滑翔翼,又不要杨沁芳操控,只要死死的抓住扶手就可以了,关系生命安全,杨沁芳这次格外听话。
等一切准备做好,她问道:“假如松手,又忘记开降落伞了怎么办?”
“你腰间不是有两根钢索嘛?它把你连到了飞天神翼上面,即便你松了手,也不会掉下去。准备起飞。”杨侗朗声一笑逆风前冲了几步,双脚忽然腾空而起。在一阵惊呼声中离开了楼顶,就如小鸟般在在天上滑翔。
众人见他们真的飞了起来,而且并非如想象中下拉下坠,而是在空中盘旋,顿时惊骇得说不出话来,一张张张得老大的嘴巴几可塞入一个拳头。
“啊啊啊!”
几乎同时,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凄厉尖叫瞬间响起……杨侗身边的杨沁芳紧张得全身绷紧,双眼死死闭着,只会惊骇尖叫。
杨侗如所有‘飞行老司机’一样,不但没有提醒什么,脸上反而充满了坏笑,似乎格外享受飞行新人这种尖叫声。
他控制‘飞天神翼’越飞越高,大兴宫里的一个个宫殿群落越来越小,宏伟的大兴城也慢慢成了一个南北狭长的巨型长方体,从高空往下看,大兴城的宏伟尽收眼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尊锁 流浪娃娃
杨沁芳偷偷睁开双眼,终于察觉到自己在高空飞翔,而且还相当平稳,下方景物正是大兴中心——大兴宫,
管我嫁给谁 谢雪冬
越过红色宫墙看向远方看去,甚至可以看到大兴城全貌,一股苍凉古朴的厚重感扑面而来,大兴城这个几经易手,最终回归大隋的陪都就静静完整的出现在她眼底。
杨沁芳被这副场景震撼了,她眼中的大兴城是如此的的庄严肃杀,犹如一只择人欲噬安安静静地沉睡在平原之上!
“啊啊啊!”
这一刻,杨沁芳已经忘记恐惧,用最纯粹、最简单的声音对着下方尽情宣泄心中激荡。
前后两种尖叫,情绪却是各有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