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07n4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四百七十一章 上殷正氣分享-xyr9n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窗外细雪飘飘,清晨的曙光挂在墙上。
虽说是睡在一张床上的,但昨夜她们并未入睡。
说了许多话,从讨论国家局势,到展望未来。她们无话不说,心像是透明的,为对方敞开。
清晨淡淡的阳光透过纸窗,照在简单干净的屋子里,二人才意识到,新的一天开始了。
“起床!”
居心利索地从床上爬起来,穿戴衣物,收拾面容。秦三月需要做到比她少,只需要改变周围的气息,使其变化为可以清洁身体的水之气息。
收拾好后,居心推开书舍门,满满地吸了口气,感叹一句,“又是新的一天啊!”
“嗯,你要早读吗?”
“不早读不早读。”居心说,“读书嘛更多在心眼手,如果早读是为了背诵,就太没必要了。”
“也是哦。但我看大读书人还是习惯早读。”
“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读书之路。”居心笑着说,“本姑娘选的是最安静的一条!”
“那今天你怎么安排?”秦三月问。
都市炒粉俠 離岸之殤
居心想了想说,“你想去城里看一看吗?”
“不太想。”
“那有什么地方想去吗?”
秦三月想了想,笑着问:“紫墨池,我可以去吗?”
“可以倒是可以,但那里是精读理解的地方,不太适合玩乐。”
“那就不玩乐,居心姐姐你不也正好可以读书嘛。”
“啊?这样吗,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变作陪我读书,太委屈了吧。”
“哪有。”秦三月说,“我是为你而来,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够了。”
居心玩味一笑,“你在给我说情话吗?”
“欸,是是是,说得好吗?”秦三月皮笑肉不笑。
居心瞧着秦三月这神情,不太自在,岔开话题,“那就依你吧,不过啊,我读书的时候,很认真的,可能顾不到你,不要到时候说我不管你啊。”
“不会的。”
“那,咱走着。”
“你这是哪儿的口音啊。”
“大周官话就是这个调调。”
“怪……实在的。”
“哈哈。”
两女结伴前往紫墨池。
居心在紫墨池有自己专属的书亭,所以,日常用书基本都一直放在那里,不用再带书过去。
进入后院后,周围一下子就安静下来,空气里流淌着静谧的气息。
居心习惯性地脚步放轻,呼吸放缓,一下子像是换了个人。
秦三月瞧着,这样地居心才像是个温文尔雅的书玉嘛,跟平常的疯丫头截然不同。
居心的出现,依旧是招来一些目光,同时这些目光也从秦三月身上扫过。
異世鋒芒
对于秦三月这个不眼熟的人,紫墨池里研读经书的人并不在意。照着居心说,能够在紫墨池有自己专属书亭的都是非常优秀的书生书玉,大多一心只在读书上。
居心领着秦三月走进自己的书亭里。
将门关上后,居心才轻声说:“这书亭可是有来历的。”
“什么来历?”
“甄云韶,你还记得吗?”
“嗯,记得。青梅学府的标杆嘛。”
“这个书亭之前就是她的专属书亭。”
武本狂人
“哦?那现在为什么成你的了?”
居心不急不缓解释道:“我们第一次相遇那场荷园会过后,甄云韶就离开青梅学府了,没再回来。等她那一届学生毕业后,学府就把这个书亭重新腾空,计划交予新生综合表现第一名使用。”
秦三月笑道,“你就是那个第一名啊。”
居心不好意思一笑,“低调低调。”
“哦哟,开始给我做作了。”秦三月打趣道。
“安啦安啦。”
“这个书亭有名字吗?”
仙道至尊 凌晨烟半支
“嗯有,每个专属书亭都有名字的。我的这个叫心居,就是名字倒过来。”
“欸,我还以为你会取个跟何依依相关的名字呢。”
居心白了一眼,“我有那么酸吗?”
“写得出《买菜记》的人怎么会酸呢?是吧。”
“好你个三月,嘲笑我!”居心招手就要去折腾秦三月。
“禁止打闹!”
居心不满地停了下来,“晚上有你好看的!”
“别说这种奇怪的话。”
“好啦好啦!不要打扰我啦,我要专心学习了!”居心捂着耳朵摇头。
秦三月笑了笑没说话,就坐在她对面的石凳上。
居心果真就安静下来,立马就投入到学习当中。
这种高效率与超强的专注度着实是让秦三月刮目相看了,想着不愧是能拿到新生第一名的人。
秦三月不再打扰。事实上,她是的确对紫墨池很感兴趣,准确说来是池子里泛动的紫墨感兴趣。先前向居心传递意识表达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紫墨的独特气息,现在自然是要好好探究一番。
秦三月对这种东西最感兴趣了。
她随手从居心的书堆里拿来一本书。她一颗七窍玲珑心,只需要将小部分的心思放在书上,便能仔细品读,余下的心思全用来感受紫墨了。
紫墨的独特气息在书亭外面泛动,其流动空间很小,且速度也远低于外面普通空间的气息。
秦三月捕捉一缕气息来,开始在脑海中解析。
凭借着无穷极的算力,紫墨气息的本质一一呈现在她脑海中。
紫墨的气息从概念上说,是大道文气的一种,但又不是自然大道文气,是后天所生。准确说来,是被人创造出来的文气,然后以某种方式留在了这里。
一了解到这个,秦三月兴趣昂扬起来,继续分析探究。
她尝试用留在紫墨气息里的其他残余气息去推演创造处出这种文气的人的事。
逐层解析,首先她解析了创造文气的手法。
这种用模糊概念推演精准事件的事,即便是十分精通气息控制与推演的秦三月,做起来也并不轻松。只能说,她有着无限度的算力,只需要费事件,如果精力和意识撑得住,迟早都能推演得出来。
妖火 倪匡
居心专心地学习着,并不知道秦三月在做着什么。当然,就算她将目光放在秦三月身上,也只能看到其认真看书的模样。
秦三月持续性推演着,渐渐地,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十分模糊的身影来,模糊到完全辨别不了种族和性别。
从这个身影上,不断有什么东西掉落下来。
秦三月的意识跟着掉落的东西之一一直往下沉降,直到某一刻撞击在大地上。
撞击处出现一个巨大的凹坑,凹坑中间有一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紫色结晶状物品。
然后,时间不断往前推演,秦三月感受到了沧海桑田般的变化。这个砸出来的凹坑逐渐被山石移动,风吹雨挂所填满,那块紫色的结晶被深埋其中。
随后,又是漫长时间的演变。
这块埋葬着紫色物品的土地上人来人往,不知过去了多久,经过一次地震后,土地开裂,形成了一个新的深坑,依稀间有紫气泛出,几场大雨后,这个深坑形成了湖池。随后不久,一座大型园林式建筑拔地而起。秦三月感受着,便知这建筑是青梅学府。
于是乎,她也就明白了,紫墨池就是这般形成的。而之所以会有这种特殊的紫墨气息,便源自那块潜藏在池底的紫色结晶。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而且,似乎还有着许多同样的东西掉落在这座天下。
秦三月愈发好奇,立马开始新的推演,这次她将精力集中在掉落了紫色结晶的那个身影上,希望能够对其形象和身份探知一二。
直接推演形象和身份更加困难。
刚开始,秦三月简直感觉自己像是碰到了一堵厚度无限的墙壁,自己的意识根本无法穿透。
之后,她开始不断根据紫墨的气息修正自己的推演方法,让自己的意识更加适应其气息。
调整推演方法相对简单一些,没用她太多时间。但即便是调整后的方法,去推演那个身影的形象和身份,依旧很慢,只能说能推就好。
于是,秦三月打起了耐心战。
整个期间,居心出去吃了午饭和晚饭,叫了好几次她,她都没有意识到,完全沉浸在推演之中。居心也懂得她应该是在做需要高度专注的事,尽可能地不让外界环境打扰到她。
从上午,一直到傍晚,太阳下土了,天彻底暗下来。
紫墨池周围的书亭都点起了灯,亮在泛动紫色液雾的池子旁,像是紫色星空里的星宿。
月头高升的某一刻,秦三月的意识终于穿透了那层壁垒。
妖顏惑眾 楚夭夭
但,她并没有看到那个掉落了紫色结晶的身影,看到的是远处天际有着一条弥盖了一切的黑线。那条黑线缓慢地推进着,所经过之地,全都湮灭成虚无。
她亲眼看到,一座庞大巍峨的山,像沙堆一样被那条黑线侵吞。
对气息异常敏感的她知道,那条黑线并不是在摧毁,而是在湮灭,湮灭包括实体在内的一切相关物。如果非要简洁地形容,那就是在改变规则,将规则里的“用”改为“无”。
那条黑线不给人任何压迫感,却让人发自内心的感到恐惧。
那种超越认知的力量,那种高出规则的力量……
它在湮灭着整座天下!
秦三月什么都没看到,直看到那条黑线向自己而来。
她呆滞地看着。
就在那黑线要将她着跨越了空间与时间的意识所吞没时,一片紫气从身后而来,冲进黑线之中。
然后,她看到一块又一块紫色结晶从天上掉落,落在天下各处。
她现在的推演能力并不足以支撑她的意识在这样的环境里待太久,很快,她就感到脑袋发出剧烈的疼痛以提醒她该结束推演了。这种疼痛随着紫气越来越浓以很快的速度递增。
立马,她就坚持不住了,意识开始萎靡,表现出来的便是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虚幻。
她极力地控制自己的意识在漫天紫气中寻找。她要找到那个身影。
但,意识的萎靡她并控制不了。
很快,意识退散。
只是,在退散的最后一刻,她恍然间看到紫气中倒映着一副面容。虽然并不算太清楚,但她依旧识别出来,那面容好像是她的倒影。
至尊少爺 諸熏
“唉,看来还是没推演到……”
心中这样感叹完后,书亭里,她的身体一软,摔在地上。
对面的居心惊醒,看到秦三月倒在地上,“三月!”她立马甩笔丢纸迎上去。
而与此同时,外面突然闪烁起爆裂般的紫光。
居心一把将秦三月扶起来,然后下意识向窗外看去,只看到,似乎有一块美丽的水晶,漂浮在紫墨池上空,散发着十分耀眼的紫光。
紫光在青梅学府后院爆发,如同坠落的紫色星辰,吸引了青梅学府所有人,乃至于远处城中人的目光。
他们驻足观望着,美丽大气的紫光照亮黑夜。
青梅学府另一处,某间小屋里,戈昂然陡然从推演大道中惊醒过来。他的心十分激烈地悸动着,身体里,大道里的文气不分缘由地躁动起来,好似要脱体而去。
他立马放开神魂探究原因,转瞬间发现紫墨池的异象。
随后,一个闪身,他消失在这里,出现在紫墨池。
“这是……上殷正气!”戈昂然眼中迸发精光,“原来这里紫墨池的文气是上殷文气,上殷啊!”
虽然不解为什么紫墨池突然爆发了,但他清楚,必须马上控制住,不然文气会迅速逸散。想着,他身后浮现出一尊巨大的虚像,这尊虚像手捧书拿笔,举笔凌空虚写,随后强行划出圣人领域将紫墨池罩住。虽然没有昭告天下,但他收取了明安城封神一事的大运,已然成为了圣人。
对于外面的人而言,便是后院的紫光突然消失了。
罩住了后,戈昂然尝试着安抚躁动的紫色上殷正气。
但,他发现自己的浩然正气,并不能去安抚上殷正气。
随后,他又强行去镇压,但越是使用强力,上殷正气反而越是躁动,好似要直接突破圣人领域了。
戈昂然先后尝试了许多神通,不乏圣人大道神通,但都束手无策。
正在他开始急切的时候,书亭里的秦三月悠悠醒来。
“啊,三月你醒了!”居心转焦急为欣喜。
轻笑忘
“怎么了?”秦三月头还有些痛。
“不知道啊,刚才你突然晕倒了,然后外面紫墨池躁动起来,爆发出剧烈的紫光。我正打算带你离开这里,突然紫墨池又被什么奇怪的气息给罩住了,我打不开书亭的门,只好焦急等待着,然后你就醒了。”居心快速把事情大概说完。
秦三月扶着桌子站起来,朝外面看去,赫然看到那个推演中发现的紫色结晶。
此刻,紫色结晶散发着十分耀眼的紫光。
随后,她开始感受周围的气息,立马就感受到了十分浓郁的熟悉的气息。
“这是……戈昂然戈院首!他使用了领域?难道是为了控制那块紫色结晶?”
秦三月快速分析着。
她想了想,似乎除了自己强行推演,应该没有什么能够轻易唤醒这块沉睡了不知多久的紫色结晶。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因为自己了。
秦三月不由得有些愧疚。她也没想到自己的推演会导致这样的后果。
感受到紫色结晶的气息越来越躁动,似乎快要突然戈昂然的领域了。她是知道紫色结晶气息的威力的,连那湮灭天下的黑线都能对抗。难以猜测逸散出去后会造成多大的破坏。
秦三月无法接受自己这样的失误。
她立马决定要做点什么。
但是该怎么做呢?
很快,她想起自己在神秀湖主持祭祀的时候老师教她的办法。
容不得半点迟疑,她立马闭上眼,全身心地感应紫色水晶,与之进行共鸣。
令她惊讶的是,自己的意识刚接触到紫色结晶,就达成了共鸣,而且,似乎对方还挺激动的。
她顾不得多想,开始接引起散发出的气息,像接引自然母气那般。
上殷正气一股脑地钻进这个书屋,然后争抢似的冲进秦三月身体里。
居心看到了十分可怕的一幕。她看到秦三月整个人陡然间变成了一个紫色的人,好似变作了紫光。
而这样的一幕又一瞬间消失了。
连同着外面的紫光也消失了。
整个圣人领域,一下子平静下来。
戈昂然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怎么上殷正气一下子就全部消失了?
一丁点儿都没剩……
不过,消失的最后一刻,他依稀看到某座书亭闪烁了一下紫光。
他目光投向那里。
那里是,居心的心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