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n0x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姑獲鳥開始 愛下-第十七章 stairway to heaven閲讀-4syx1

從姑獲鳥開始
小說推薦從姑獲鳥開始
十二月二十二日,晴。
李阎往常进行阎浮事件,都是在月末几天,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查小刀还没有回来。等不及的话,李阎也只好先利用二席权限推后几天行程。
但是李阎并不烦恼这些,他今天要去看丹娘第一次驻场演出。
钟士梨的酒吧氛围相对幽静,基本都是熟客,驻场乐队的水平也都是专业乐队,没什么闲杂人等。这件酒吧本来就是李阎找的,他当然不会挑那些鱼龙混杂的地方的给丹娘学鼓。
酒吧里的客人三三两两,偶尔有人会和丹娘打招呼,毕竟漂亮的女人在哪儿都受欢迎。
台上站着一个包裹蓝色头巾的姑娘,不算漂亮,人很活泼,笑起来有感染力。女孩过去是这间酒吧的驻唱,人气很高。她今年参加一档电视节目,被音乐公司签中,今天是她的告别演出,有不少人从外地专门过来,就是为了听她一展歌喉。
李阎眼力当然只有丹娘一个人,不过在更多人看来,这位蓝头巾女孩才是c位。
都市之超級股神 隔壁小王
“你来啦。”
钟士梨走过来:“快去准备吧。都等你了,别紧张,就跟平时一样。”
“好。”
丹娘凑到李阎耳边,低声说:“我去啦。你坐这儿就行。”
这是近场,能清楚地看到鼓手的位置。
“嗯。”
李阎目送她上台,和乐队其他人亲热寒暄,那个包蓝色头巾的女孩还攥住丹娘的手嬉笑着,看得出来彼此相处很融洽。
悠悠田园药草香 露草心
李阎下意识摸出打火机,被钟士梨阻止:“这是无烟区。要抽烟去那边。”
她指了指后面一排高脚凳。
“那就不抽了。”
李阎无奈地说。
大概一个多小时,客人逐渐多了起来。
……
有一件事,土蜘蛛赵红霞说错了,貘并不是每天都吃外卖,他家楼下有一家羊蝎子火锅滋味肥美,貘以前每次发稿费,都会到楼下的羊蝎子点上满满的一锅,然后诅咒着来往情侣饱餐一顿。
不过,不是什么人都像赵红霞一样没有耐性……
貘哼着歌下楼,火锅店门外摆着许多小方桌,平常客人都是搬一个马扎坐,不过现在天冷了,客人都到里面去吃了。只有一个穿着素色西装,笑容温和的男人坐在门外,桌上摆着两锅羊蝎子,貘看清楚男人的长相,转头就走。
顷刻间,貘眼前的人和物都变得无比遥远,四下也安静起来。
“糟蹋粮食要遭天谴的,帮帮我?”
貘抹了一把脸,转头回来坐到男人对面,抓起筷子夹了一块骨头。
“这东西得下手。”
男人递给貘一双手套。
貘一脸苦涩:“高老板,你放过我吧。”
“哈哈哈~”
男人笑容爽朗:“别紧张,我就找你聊聊天。你已经退休了,我不会为难你。”
高宏伯,应龙代行。二席代表,三眼环球董事,是曹援朝并肩作战到今天的老战友。
他在二席更是数一数二的实权派,就连步羊,无畏三藏这些一席也要以礼相待,雨师妾,骄虫更只是后生晚辈。
“你,你问,我挑能说的说。”
貘呲着牙花子。
我真不是大魔王 妖夜
“嗯,好。”高宏伯开门见山:“你怎么杀的牟尼?”
“不能说。”
貘回答地也很干脆,他又下筷子去夹,被高宏伯的筷子挡住了。
“我很有耐心,咱们今天不吃完这一锅,我可不会让你走啊。”
貘沉默不语。
应龙也不再说话,倒了一杯二锅头自饮自酌。
“好吧。”貘戴上手套:“牟尼自己心智不全,可他有本无一丝血脉。虽然积累不够,但能不能度过八专九丑,应该三七开。有三成的可能叫他过关。但算上我就不一样了。”
高宏伯一回头若有所思:“过心魔劫,确实是害怕有梦魔从中作梗。不过这些我都知道,不只是这样吧?”
“因为……”貘打了个响指。原本寂静的门店里顿时传来人声。
貘冲里面喊了一声。
“小美女,麻烦一哈,拿瓶可乐。”
没一会儿,一个胸前绣着大嘴猴,梳着羊角辫子的小女孩抱着一瓶比她大腿还粗的可乐,重重放在桌上。
高宏伯皱起眉头,猛一抬头,天空是烂漫的深红色,一片又一片或舒或卷的赤色羽毛挤满了天空。
“嘘~”
貘冲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如果你吵醒了它,后果不堪设想。”
“援朝?”
高宏伯惊讶无比。
“是,也不是。”
貘吃得满嘴流油:“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赵剑中肯让曹援朝在天·甲子九建立三眼环球?因为他是四御?”
高宏伯不语,他知道貘会说下去。至今为止,曹援朝如何晋升四御,也是阎昭会讳莫如深的秘密,高宏伯甚至怀疑,有些十主都不知道个中缘由。
果不其然,貘又说道:“这其实是,倒因为果了。”
他拧开可乐,整条街道涟漪似的动了动:“阎浮行走要去各个果实探索世界观,那有没有人探索过天·甲子九的世界观呢?探索我们这些行走的出身?嗯?”
豪門契約:撒旦的危情新娘
高宏伯摇头:“赵剑中一声令下,谁敢探索?谁能探索?”
特工女教師
“因为早就有结果。天甲子九的果核,被曹援朝吃掉了。他也因此才晋升了四御。”
高宏伯睁大眼睛,震惊得无以复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曹援朝就是天·甲子九的果核,他就是天·甲子九。你不是好奇我怎么杀掉牟尼么?因为曹援朝把他的梦留在了我这儿。如果他只是个行走,梦不过是梦,但如果曹援朝是一颗果实,那他的梦就不再是虚假的,而是真实的,世界暗面。
貘语气幽幽:“所谓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便是这个道理了。”
高宏伯听得入神了:“世界暗面是怎样的?”
貘的神色狂热起来:“我只是观察,还得不出结论。在暗面,有时候我觉得我是神,我无所不能,有时候我觉得我是个废物,什么都改做不到。暗面有和现世相似的一切,又截然不同。暗面随时能被我摧毁,随时被我复原,时间,空间,一切都没有意义。无论什么人物,你说得出来的,进了暗面就任我拿捏,我说她是阎浮行走,她就是阎浮行走,我说她是精神病,她就是精神病。我叫他吐,他就要吐。
貘的神色又变得惘然:“可我并非言出法随,一股我无法形容的惯性操纵着我,我所做的一切需要一个理由,一个逻辑。我能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意识,他们逼迫我,诱惑我,叫我必须遵从……逻辑。可也有些情况全无逻辑可讲,那是更强硬的力量,我完全无法反抗,成都不叫成都,只能叫蓉城,我不能把北上广叫北上广,只能代称大城市。我苦心孤诣的世界偶尔会被思凡之力抹过一样消失,暴力的,血腥的,还有某些美好的幻想,我试图描绘他们,但只要在那些无处不在的意识注视下,我就……”
貘淹了一口唾沫:“无能为力。”
高宏伯目光闪烁着,眼前的胖子似乎精神不太正常,但并没任何客人留意他。
“牟尼被我诓骗,其实并不冤枉,因为曹援朝的梦可以和阎浮果树上所有气泡的心魔世界对接。我只是要求他相信我是色空,这符合逻辑,所以他死了。那个蜘蛛女死得也不冤枉。她傻得可爱。我只是封印了她的能力,她居然没几个月就崩溃了。”
高宏伯隐隐觉得这些东西犹有未竟,他还有很多问题想问,关于赵剑中,关于曹援朝,关于貘,但隐隐有针扎一样的直觉阻止他,不能再问了,也不要再听了。
“我明白了……”
高宏伯站了起来:“我会守口如瓶。作为交换,我也向你说了罢,希望你也能遵守秘密,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人……”
“我不想听,你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麻烦!”
貘用一种极其诡异的目光盯着高宏伯:“而且没有那个必要了。”
高宏伯显然察觉到了危险:“你要做什么?”
“你已经没办法离开这儿了。”貘揉着耳朵:“他们答应了,他们认为这符合逻辑。”
“你在说谁?”
高宏伯质问。
“谁知道呢?”
高宏伯发丝乱舞,他潜意识察觉到死亡的逼近。
刺眼的金光在貘的面前爆开。
氤氲的金光中,一只庞大的无法想象的金色神龙向外蔓延开来,所谓万龙之祖,龙中之龙。
所谓应龙,一名黄龙,号顺天佑畿辅时应龙神,是阎浮有记录以来,极少数只有两个部件的传承!是华夏几千年来的精神图腾。传说中,黄龙帮助皇帝诛杀蚩尤,又帮大禹擒拿无支祁,相柳等一盖奇妖,在整个楚地神系中,应龙也是仅此于创世神太一的神祇。
“疯言疯语!是梦就是假的!既然你说得天花乱坠,你来封印我的本事试试看?!”
金光中,貘的声音依旧清晰:“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人生艰难,痴人眼中,什么不是一场大梦呢?”
……
一片掌声中,酒吧的告别演出终于开始。
轻柔的木吉他和弦传来,叫人沉醉其中。
李阎看了一眼酒吧传单,传单设计的简单,曲目列表,配上一张老唱片封面,钟士梨似乎对曲目信心满满,可惜李阎一个也没听过,比如这首开场的曲子:齐柏林飞艇的stairway to heaven。
时空穿梭之恋上你的床 影月无痕
长长的蓝头巾女孩终于开嗓:
There’s a lady who’s sure
(有一位女士,她相信)
All that glitters is gold
(凡是闪闪发亮的都是黄金)
And she’s buying a stairway to heaven
柴刀行
(她想买一座通往天堂之梯)
李阎听不懂,他就盼着丹娘啥时候打鼓。
……
爆炸,随处可见的爆炸,毁灭,随处可见的毁灭,难以形容的威严金龙,仅一根须发就填了半条街。大地因为无法承受而皲裂。
In my thought I have seen
(在我的思绪中,我看见了)
Rings of smoke through the trees
(树林中烟雾袅绕)
And the voices of those who stand looking
(以及那些观望者的心声)
电吉他,贝吉塔,贝斯加入进来。
金色巨龙踏裂大地,吞咽乌云,沐浴海洋,肆意发泄这自己的威严。
……
Dear lady, can you hear the wind blow
(亲爱的女士,你听见风吹的声音吗?)
And did you know
(你可曾知道)
助教请就范
Your stairway lies on the whispering wind
(你的天堂之梯架在低语的风中)
鼓声,鼓声响起,酒吧中有人发出轻轻的赞叹声。
赤色的天塌了,笼罩世界的羽翼压下,在这份阴影面前,金龙显得如此无助。
天地合拢……
————————————-
“账目我已经交代得很清楚。”
姒文姬坐在办公桌后面,身后是一副鹏程万里的两米巨画。
她两条修长的大腿换了一个方向交叠在一起:“我自认没什么可说得了。”
“既然如此。”坐在他对面的是个穿西装,暗红色领结,笔挺飒爽的女人:“我就不打扰了。”
她向姒文姬颔首。
旁边沙发上的曹援朝一直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不送了。替我向陶朱问好。”
那女子一鞠躬:“我会的。”说完,就让孔雀带着离开了这间高层办公室。
“简直是荒谬。”
姒文姬抱着肩膀:“十月议案到今天,扩增的阎浮行走已经达到十万人,每个人我算一次阎浮事件好了,流水加起来每天随随便便都过亿,三眼环球账目上那一点点亏空,怎么可能造成这么大规模的通货膨胀?分明议案内容有问题,却来找我的茬儿?”
“找茬,人家针对你了么?所有注册过的机构账本都要交。万安不也交了?连货都扣了一大批。”
曹援朝瞪了姒文姬一眼。
姒文姬显然气不过,酥胸剧烈起伏:“要我说,这事九哥有责任,当初十月议案就是他一手推动,他是直接责任人,现在倒好,他自己成好人,我们全是蛀虫?黑锅全叫我们背?哪有这个道理!
曹援朝不耐烦地揉了揉耳朵:“你去和九哥说,你现在去,我不拦着你。”
重生之我是網文大佬
姒文姬张了张嘴,卓九性格古怪暴躁,一老早就看她不顺眼,姒文姬还真没有和卓九叫板的胆子。
“十月议案是一席所有人一致通过的,说有责任,谁也跑不了。对了老詹呢?我怎么没见他。”
姒文姬白了他一眼:“人家是暂时帮你管理三眼环球,现在你这个正主回来了,他当然回学校教书咯。”
“人心惶惶,他想躲了,哪儿有这种好事?我看他过去两年管得蛮好的,我叫他回来,以后三眼环球的账就让他来管,比交给你们,我放心多了。”
曹援朝翻着账簿和单据,把纸张戳得啪啪作响:“你自己看看,三眼环球只有最近两年收支平衡,没再扩大举债,还有利润。指不定谁把我当瞎子,我告诉你别叫我查出来。我算看明白了,一个两个都靠不住。”
姒文姬皱着眉头,有点委屈地把桌上的单据往曹援朝身上一丢:“那你就是说贪污咯,我哪笔钱自己用了?我是体恤你的人。你现在反过来怪我?”
“你……”
曹援朝没说完,神色一顿,有会话切了进来。
“援朝。”发动会话的是三眼环球的董事,混沌:“老高死了,尸体是貘送来的。”
曹援朝神色迅速落寞下来。连一向挺拔的背都有了轻微的弧度。
姒文姬注意到了曹援朝的变化:“怎么了?”
曹援朝一语不发,他双目紧闭,向后倚着松软的沙发,似乎想把身体陷进沙发里,寻找一点暖意。
姒文姬起身,凑到曹援朝身边,把手放在男人肩膀上,轻声地问:“诶,到底什么事?”
曹援朝摇摇头,姒文姬识趣地闭上嘴,她看着眼前仰脸躺在沙发上神色痛苦的男人,默默地依偎在对方的胸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