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sf2a都市言情小說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第253章 洞房看書-16r3w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冷清悠捏了捏耶利亚的手告诉她,自己没事。
有了燕厉诚和耶利亚的支持,焦点又回到了他们身上。
燕明棠和燕明慧就像跳梁小丑一样。
他们灰溜溜地消失在婚礼现场。
齐亚亚在他们后边大声喊,他俩都没回头。
最终婚礼顺利地举行。
所有人都给冷清悠和燕厉寻送上了诚挚的祝福。
当然也有假惺惺,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傅瑶。
她在婚礼即将结束的时候,走到冷清悠面前。
“冷清悠,你真是幸福啊。幸福到让我嫉妒。”傅瑶脸上挂着职业假笑,笑意不达眼底。
刀屠天地 罕天
冷清悠红唇微勾,“傅小姐近来气色不错,想必日子过得挺滋润吧。”
傅瑶呵呵笑了。
“滋润,这都是拜你所赐,能不滋润吗?”她的眼里隐隐还有恨意。
冷清悠也不在乎。
“你和陆辰远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们之前也算两清。不过你要执意跟我作对,我乐意奉陪。”她向傅瑶表了态。
傅瑶冷眼看着她,“以后就要叫你燕太太了,你也是好本事,能骗得燕厉寻入赘,这点我真该向你学东西。”
御王有道:邪王私宠下堂妃
“你要想学的话,我还不乐意教你。”
冷清悠给了她一个您能耐我何的眼神。
这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冷清悠也不怕傅瑶对自己作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毕竟傅瑶不是自己的对手。
这时招呼客人离开的燕厉寻瞥见冷清悠和傅瑶两个人单独聊天,心里不安。
他低声吩咐了耶利亚几句,耶利亚赶忙走到冷清悠面前去叫她。
“姐,哥叫你呢,你快过去吧!”耶利亚按燕厉寻的话去做。
冷清悠点点头,然后回了燕厉寻一个微笑。
燕厉寻就知道这个倔强的小辣椒不会那么老实听话。
果然冷清悠并没有离开,而是跟傅瑶继续交谈。
“冷清悠,我真希望燕厉寻尽早把你给踢了。”傅瑶咬牙切齿地说。
冷清悠毫不在意,“那你可有的等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机会等到那一天。”
修針
“你倒是挺自信。”傅瑶斜了冷清悠一眼。
不败天帝 紫星帝君
冷清悠红唇微勾,轻笑了一声。
“必须自信啊,傅小姐还是操心自己的事吧。你最近绯闻有点多哦!”冷清悠挑了挑好看的眉毛。
傅瑶变了脸,“关你什么事?”
“确实不关我的事,但是你这三天两头换男朋友的速度可比某些人上厕所的次数都频繁吧。”冷清悠想起傅瑶包养的那些小白脸,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就算陆辰远对她不好也不该自甘堕落啊!
拿自己的身体和名声开玩笑,也就只有傅瑶做得出来。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傅瑶等了冷清悠一眼转身离开。
“你找打。”耶利亚听不惯傅瑶说话,抬手就要教训她,被冷清悠拦住。
“算了,不用理她。她也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
Boss好霸道:萌妻鬥帝主 容暖蘋
耶利亚不服气地说:“姐,你别太好心了,那种人不值得对她好。”
冷清悠点点头,“我没有圣母心。只是按照事实说话,如果她害我我也不会对她客气。”
“那就好,我就怕你突然心软。”耶利亚拍了拍胸脯。
“走吧,我们回去换衣服。”冷清悠说着就往前走去。
累了一天,冷清悠穿高跟鞋的脚都快肿了。
当晚送走所有客人,燕厉寻和冷清悠住的是酒店。
风云国际酒店的专属套房。
冷清悠穿着丝质光滑的性感睡衣,小燕厉寻一下就支棱起来乐。
鮮妻好甜蜜:權少老公別纏我
燕厉寻环住冷清悠的腰叫道:“老婆。”
“嗯。”冷清悠低声应道。
“老婆,你能嫁给我,我觉得真是幸福得冒泡了。”燕厉寻说着亲吻起冷清悠的脖颈。
冷清悠天鹅般的脖颈立马红痕满布。
她的耳垂,红得都快滴血了。
脸上也带着微醺的红晕。
燕厉寻一把抱起她放在床上。
今晚她是他的,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自在过。
没有枷锁,没有心理负担。
燕厉寻如狼似虎,冷清悠的两腿都有些发颤。
“不来了,你放过我好不好。”冷清悠真得哭着求饶了。
燕厉寻吻掉她的眼泪,“现在求饶有点太早,我浑身的劲儿都还没使完呢。”
他化身大灰狼,在她的求饶声中又来了一次。
冷清悠嘟着嘴说:“禽兽。”
“有美在前,我要不做点什么岂不是禽兽都不如。”他嘿嘿笑道。
冷清悠慌忙挡住他,“我错了,你不是禽兽,你是好老公,好老公。”
“再叫个好哥哥,我就放过你。”燕厉寻已经得寸进尺了。
冷清悠满头黑线。
她犹豫了一会,还是硬着头皮叫了一声:“好,好哥哥。”
她叫得又快又轻。
燕厉寻不满意道:“大声点,老公听不到。”
“你聋吗,猪头。”冷清悠气得鼓起腮帮子。
刚才那声“好哥哥”已经让她鼓了好久,才鼓起勇气。
“老公是猪,你又是什么呢?”燕厉寻坏笑道。
冷清悠被他的幼稚气笑了。
“你是猪,你是猪,你是猪。”她小孩子气的一直喊他猪。
燕厉寻也没跟他废话,直接用唇封住了她的嘴。
“燕厉寻。”冷清悠大喊一声。
不过他还是没能逃出燕厉寻的攻陷。
她在燕厉寻带给她的情欲里沉沦,沉沦,再沉沦。
大脑一片空白,只是跟他一起随波逐流。
第二天冷清悠是真的下不了床了。
她的腿软到站起来都发颤,燕厉寻倒是神清气爽。
而且他还不厚道地笑了。
“猪,你还笑,都怪你,要不是你我能成这样。”
冷清悠欲哭无泪,这个大魔王肯定是故意的。
算了,今天她还赖着不起了。
没脸见人啊。
别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想到这里她又斜了燕厉寻这个肇事者一眼。
燕厉寻用温柔到滴水的声音说:“老婆,我让人送餐上来,你不用动。”
“哼,我不要送的,我要吃你亲手做的。”冷清悠使起了小性子。
不过这在燕厉寻看来格外可爱,而且多了一丝鲜活气。
他连连点头,“好,我听老婆的,老公这就去给你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