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z79q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 線上看-第七百四十七章 補天推薦-8epk2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碧游宫内,一尊身穿白色道袍的老道现身其中。
那道人须发皆白,面容清癯,浑身上下满是尊贵之气,不是元始天尊又是哪位?
此刻这位元始圣人手中托着一只长颈粗底的琉璃瓶,琉璃瓶内有赤青黄白黑五团灵气,彼此之间泾渭分明,各自占据瓶中一个角落,正是那先天五行灵气。
与莫元分别之后,元始天尊便持盘古幡前往混沌之中,破碎混沌,得了这五行灵气,片刻也不曾耽搁,直奔这碧游宫而来。
补天之事迫在眉睫,而且是通天闯的祸,旁人也无法替他。
无当和云霄二人见了元始天尊带先天五行灵气而来,心中自是欢喜,虽说这二人都对元始天尊不感冒,甚至是云霄还和元始天尊有深仇,但是两人此时都诚心见礼道:“弟子拜见师伯!”
“起来吧。”元始天尊抬手道。
两人应了一声,随即起身,这时,那通天教主道:“好师兄,你来的倒是快,我还想要些功夫呢!”
“说的是什么浑话,再要些功夫,那天上的裂缝只怕又要变大不少,届时如是天河之水倾灌而下,又当如何?”元始天尊没好气的呵斥道。
遊戰星辰 風雪雕零雨
被通天教主斩出来的裂缝可不会自己修复,而是会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扩大,耽搁时间越久,补的便越麻烦,如不是莫元去玉虚宫面见元始天尊,元始天尊的速度只怕还要快些!
通天教主笑道:“有三宝玉如意和太极图在,天河之水如何能落到凡间去?”
两尊圣人定住天河之水,那当真是轻而易举,便是整个青冥崩落,他们也能拦住!
“快炼五彩石液吧,你二人且下去。”元始天尊催促道。
云霄和无当都应了声是,随即各自退下,待两人出了殿后,元始天尊伸手一晃,掌中的琉璃瓶已然飞向了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接过琉璃瓶,法力涌动之间,赤青黑白四色斑驳的诛仙剑气已然没入到那琉璃瓶之内,却见着在这种让圣人都畏惧的浩荡剑气面前,本来泾渭分明的先天五行灵气被逼着硬生生的朝着一起聚合,不多时的功夫,便已然聚成一团!
随后,通天教主心念一动,法诀变幻之间,一缕火焰自其指尖涌入,没入了那琉璃瓶之内,熊熊烈焰烘烤之下,那灵气团不断的缩小,五行灵气彼此湮灭,亦彼此融合,这个过程很慢,也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功夫。
通天教主并不敢有丝毫大意,他的丹田真火威能浩大,须得小心控制住火候,不然稍有不慎,便是会将这一团灵气给烧干了,届时还要麻烦元始天尊再跑一遭混沌之外。
他二人在这炼化五彩石液暂且不提,却说莫元走了一遭五庄观,和镇元子云中子二人一番酒宴,安了镇元子的心后,随即便赶回了真武神殿。
真武神殿此刻是空空荡荡,便是连巡逻的兵士都少了一大半,原是那百万天兵正在各自神将的带领下围剿北俱芦洲上那些至今依旧桀骜不驯的妖魔。
妖师宫虽然去了,但是北俱芦洲乃是妖族经营多年的老巢,妖族势力盘根错节,背后还站着不少截教弟子,他们不能公开与真武神殿抗衡,但能暗地里支持,在没有莫元这尊大能出手的情况下,整个北俱芦洲妖魔的清缴,只怕还要耗费一些时日。
不过莫元并没有想要插手的打算,一来是他本就受了伤,二来嘛,他也有锻炼手下兵将的意思。倘若事事都要他这位真武大帝亲自出面,那这真武神殿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莫元一入真武神殿,那值守的神将便赶上来迎接。
这位神将乃是真武麾下五大神龙里的最小的小神龙,一身道行,亦是积年金仙。
这五大神龙可与四海龙族关系不大,都是从寻常精怪一点点修炼而来,经历了底层的厮杀和争夺,不知吃了多少苦头,才最终提纯血脉,返本归元,练就了神龙之躯!
天龍神帝
那小神龙一身黄金锁子甲,肩披大红披风,面容冷峻,身材高大,一见莫元,便是拱手行礼道:“末将拜见帝君!”
“起来吧!”
莫元挥手示意他起身,边朝着御座走边问道:“下界战果如何,大神龙、龟蛇等将军可有战报呈上?”
小神龙道:“启禀陛下,诸位将军皆有战报上呈真武神殿,没了妖师宫统率,整个北俱芦洲的妖魔却是一盘散沙,众将士战意高昂,奋力杀敌,却是势如破竹,除了少数妖魔仗着道行顽抗,多数都是一触即溃,陛下不必担心。”
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便是有大能暗自插手,但只要他们不敢亲自出手,以真武神殿百万天兵和一众神将的法力,足以横扫整个北境。
莫元点了点头,道:“如此便好,你且退下吧,如非下界战局有变或重要之事,你看着处置便是,不必来告知朕了!”
“末将遵命!”
小神龙又是一礼,随后小心翼翼的退出了真武神殿,而莫元亦是合上双眸,开始驱逐体内的魔气。
这四百年闭关,对于莫元来说,却是受益匪浅,突破准圣二重天,他法力有了一个大幅度提升,那紫府之中开辟的世界,早不复当初只是清浊二气的模样,而是化作了一方真正的世界!
精神文明与物理文明
这一方世界内,此刻正是白日,一轮金乌高悬苍穹之上,朗照大地。
天地之间泾渭分明,根本不用莫元再费心维持,灵气更是充裕的紧,犹胜外界的洞天福地。
只是可惜,这苍天大地之内,景色虽然壮阔,却也荒凉无比,休说没有飞禽走兽,便是一花一木也见不到,死气沉沉。
不过在这天地最中央的地方,却是有一株青光湛然的六品莲台,那九品莲台上盘膝坐着一尊三寸高的青色小人,正是莫元的元神显化!
“也不知道,当如何孕育出真正的生命……”莫元喃喃自语,面上却是有几分愁色。
他道行如是想要再进一步,到三重天准圣的境界,必须要孕育出真正的生灵来,这一道关卡,是每一尊大能都必经的一步。
女娲圣人造成人族成为三重天准圣,借助天地功德一举成圣,而冥河道祖则是通过血海造出阿修罗族,迈入三重天准圣。
异色古瞳
当然,造出人族、阿修罗族这样有灵智的种族,难度极高,这二人亦是机缘巧合之下,这才功成。突破三重天准圣,只需要在世界中孕育出生命便是,一草一木,一花一虫,不必非要有灵智。
佳人如玉 尼呈
面具的肖像畫
莫元如今刚刚突破二重天准圣,四百年苦修,已然耗尽了他的底蕴,短时间内想要再次破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有造化青莲在手,好好参悟内里诸般天道法则,对于修行大有裨益,迈入三重天准圣,不过是时间早晚的事。
当然,莫元眼下的当务之急不是破境,而是驱逐出魔气。
那些丝丝缕缕的魔气遍布在莫元肉身每个角落,虽然不能造成多大的损伤,被莫元的法力死死压制住,却犹如跗骨之蛆一般,难以轻易赶出去。
却见莫元心念动间,那六品莲台枝叶摇曳,一缕缕青光逸散而出,没入丹田之内熊熊燃烧的紫极太阳真火,一瞬之间,那紫色火焰颜色变幻,化作青色,威能大大提升。
莫元便驱使着那青极太阳真火涌向浑身上下每一个魔气所在之地,火焰焚烧之际,那魔气犹如北冥之下亿万载不曾融化的坚冰一般,根本无动于衷,不见减少,只是过了许久,才看到消散了极小的一缕,这般下去,只怕起码要耗费百余年的功夫才能将这些精纯无比的魔气尽数驱逐。
索性这青极太阳真火不必全力操纵,莫元便分心二用,一边操持这火焰,一边参悟造化青莲中孕育的大道至理。
九陽絕脈續 酸豆角
时间一晃便是数月,这一日,莫元犹沉浸在造化青莲的奥妙中时,只听得一声大笑传遍三界,将他那古井无波的心境打乱。
他睁开双眸,顺着那声音看去,却见得东海之上,两尊身影并肩而立立,其中一尊年轻道人神色喜悦,手中托着一团五色光华,不是通天教主又是哪位?
“辛苦数月,今日总算是功德圆满,将这祸胎给彻底了结了!”通天教主畅快笑道。
他虽然嘴上说的轻松,内心还是将天崩当个事的,毕竟篓子捅大了,鸿钧道祖可是会出面收拾他的。
而且那天河之水虽然被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定住,但是一条明晃晃的大裂缝悬与天际,三界上下,早就是人心惶惶,便是有些修为的神魔妖怪,不明内里,亦是心惊肉跳,生怕苍穹崩塌。
共工怒触不周山,大禹治水等事虽然年代久远,不过却成为了神话传说,在人间广为流传,那些神话传说里,可是伴随着无数灾祸和妖魔作祟的。
在这种情况下,凡间早已经一片大乱。
“恭喜师弟了。”
另外一道身影正是元始天尊,他道:“师弟莫要耽搁,速速将天补上,也好了却三界众生的心头之患!”
“晓得了,晓得了,师兄你总是催促,这好不容易炼制出五彩石液,总要叫我仔细看上一看。”通天教主笑道。
他心情自然是愉悦的,当初女娲可是明说了不帮他补天,还想着让鸿钧责罚他,他偏不叫这女人如愿!
笑二之天外獵人
“女娲,你可瞧见了,这是五彩石液,我自己闯的祸自己承担,你又能如何?!”通天朝着天际高喊道。
女娲娘娘端坐在娲皇宫中,对于通天教主的动静自然是瞧在眼里,以她的大法力,纣王一个凡人写首诗在她庙中都瞒不过她,更无论是通天教主这样的人物不加掩饰的叫嚣了!
事实上,女娲已然气的胸口发闷,玉手死死的抓住扶手,都能看见几根青筋暴起!
但是女娲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能忍下这口气。
纣王不过区区一个凡人,通天教主却是万劫不灭的圣人,论及神通法宝,她略逊通天一筹,如何能从通天手里讨得便宜?
不过女子素来小心眼,她小声自语道:“通天,咱们走着瞧!”
正面无法出手,那背地里做些小动作,女娲还是能的。况且如今是西游大劫之中,机会端的是不少!
通天教主自不会知晓女娲此刻的想法,他只要弄的女娲现下不开心便足够了!
喊完这一嗓子,他又是哈哈一笑,抬手便将手中的五彩石液打出!
那五彩石液离了他的手掌之后,便越来越大,五色光芒越来越盛,在空中拉扯成了一条横贯天际的狭长逛线,刷的投入到了天穹之上。
肉眼可见的,那被三宝玉如意和太极图定住的天之缝隙,逐渐在缩小,不过瞬息的功夫,便被修复完毕,天河之水重回天河,而三宝玉如意和太极图亦是各自回归各自主人手中。
三界神魔和芸芸众生见得那裂缝被五彩光华补全的情形,都是心情激荡,难以自控。
桃運鬼差 方尖塔
冷剑绝天 何厚山
任谁看了这浩浩苍天上的裂缝也是会心生恐惧,担惊受怕,天被补好,便意味着生活能恢复到往日的平静,不复有劫难降世,你让他们如何能不欢心?
是以整个四大部洲,从最东侧的东胜神洲,到最北方的北俱芦洲,无数凡人、妖魔、鬼怪、仙神等等不了解内情的生灵,都是跪在了地上,冲着天空那五色光华高呼:“多谢女娲娘娘恩德,娘娘万岁!”
“女娲娘娘万岁!”
“女娲娘娘?!”
元始天尊眉头微皱,道:“师弟你这辛苦忙活一场,却算是为女娲做了嫁衣裳!”
“无妨无妨,世人皆愚昧,我本便是为了弥补自己闯下的祸,又没想要这些生灵的香火供奉。”通天教主大度的道。
对于他来说,在三界神魔眼中的形象,还有三界生灵的香火供奉都不重要,他可是灭过一次世的狠人,哪里会在乎这些。
天补好了,鸿钧那里便能交代的过去,没有麻烦便是了……